江家最重的体罚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江家最重的体罚》,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商宝堂山昀趣,是作者“何翱忆”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每一步都无比艰难像是在剑刃上行走。钻心的疼痛模糊了我的视线,豆大的汗滴顺着脸颊滴落湖中。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完全程的,只知道上岸的一瞬轰然倒地。醒来的时候,母亲坐在我的床边给我疗伤。“云繁...

阅读最新章节


火凤湖湖贯穿整个江家,其中之水常被用来锻炼兵器,人若行走其中恍若烈火蚀肉、痛不欲生。
我明白,这是惩罚,是江家最重的体罚。
我脱下长靴,赤脚踏入火凤湖。
脚掌接触湖水的一瞬间,我只觉整个脚掌上的皮肤尽数灼烂,湖水并未减轻疼痛,更是恍若火蛇般钻进血肉腐蚀根骨,在身体里横冲直撞。
血色随着我的脚步在湖水中蔓延开,每一步都无比艰难像是在剑刃上行走。
钻心的疼痛模糊了我的视线,豆大的汗滴顺着脸颊滴落湖中。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完全程的,只知道上岸的一瞬轰然倒地。
醒来的时候,母亲坐在我的床边给我疗伤。
“云繁,你爹也是为了你好。”
我点点头,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如若不受惩罚,旁系那些人说不定就要联合起来禁止我继续修炼“千山剑诀”。
在云家,只有修炼成“千山剑诀”的才能成为江家真正的掌权人,所谓家主不过是传话的。
对此虎视眈眈的大有人在,二叔去世后,江家嫡系便只有我一人得到剑诀承认,旁系却有三人。
我爹不甘心将偌大家业拱手让人,我也不甘心。
江家嫡系的希望,便寄托在了我的身上。
我爹曾经问过我的意愿,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将二叔生前所用的太平剑交予我手。
二叔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却在修炼最后一决时生出情根心智不稳,在渡劫的天雷之中陨落。
我记得按照原剧情在我走后,旁系一女子练成“千山剑诀”,江家嫡系就此抬不起头。
后来成为一方强者的陆岚带着我回来,助我以不拔除情根的方式修成剑诀,夺回大权,我爹对他刮目相看。
看着脚上未痊愈的伤疤,我想,这些我自己照样能做到。
3家族大会上,我站在我爹身侧。
他清了清嗓子,“前些日之事,云繁已受惩戒,可有人有异议。”
台下众人看着在床上躺了一个月,脸颊、嘴巴仍旧毫无血色的我,没有吭声。
也得是我天赋强身体好,换个人说不定就没了。
散会后,一个穿着红裙的女子拦住我。
“你就是江云繁?”
她眉眼张扬,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野心。
我知道她,旁系中最有天赋的子弟,“千山剑诀”的承认者之一。
江寒雪。
我点点头,“有事吗...

小说《江家最重的体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