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额前的两缕发须》,是网络作家“虞晟跃东鑫优”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姑奶奶饶命!”这还差不多。我刚松开手,齐文斌就瞬间弹跳开来,仰声大笑:“罗以黛,要是你父母一直不来找你...

他额前的两缕发须

免费试读


”齐文斌嘴硬道。
“该死的齐文斌!
你还骂我是猪!”
我伸手就去拽他额前的两缕发须。
“哎,哎,别拽了别拽了!
要秃了!
真的要秃了!”
“那你刚刚说谁猪样!”
我不依不饶道。
他还没给我道歉呢。
齐文斌这厮惯会借坡下驴,赶紧求饶道:“对不起,我错了,是我自己一副猪样,狗样,女侠饶命,姑奶奶饶命!”
这还差不多。
我刚松开手,齐文斌就瞬间弹跳开来,仰声大笑:“罗以黛,要是你父母一直不来找你,那就让我来养着你吧。
不管你吃多胖,哪怕比之前还要胖,我靠自己也可以养的起你。
只要,只要你天天都能给我做碗鸡丝面。”
“罗以黛,有人和你说过吗?
你做饭真的超级超级好吃。”
他一脸认真的样子,让我看晃了眼。
这还是生平第一次有人认可我。
以往就连我父母都会嫌弃我吃的太多,一直以来我仿佛都很一无是处。
我哥甚至会梦到我有一天会吃掉他。
我的闺中密友林瑞安也是,更多的是想要让我衬托她的美丽。
说真的,齐文斌,我没那么讨厌你了。
“喂,你可不要哭啊。”
齐文斌伸手捏了捏我脸上的肉,又开始一脸臭屁道:“你看小爷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又聪明又什么都会,你再多夸夸我啊!”
我无语凝噎,有些不耐烦地打掉他的手。
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长了一张嘴。
刚想发作,一个没留神就让他给跑掉了。
我盯着他逃一样的背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齐文斌,还是如此讨厌!
如此又过了大半个月,我和齐文斌二人依旧无人来赎,怕是罗齐两家人都把我俩忘了吧。
估计我家是巴不得没有我这个女儿,想到此又难免一阵心酸酸。
不过,我俩在这寨子里的日子过的那是相当的好,再没人管的话,齐文斌都要在这山头当上山大王了。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给这些山民支招撞骗山下城内的大户子弟,我最近这段时间倒是乐得清闲,每天和村里的婶娘嫂嫂们研究研究吃食,甚至还能下地劳作一会儿。
只是我肉眼可见的越发清瘦了。
这日寨子的大门被敲的震天响,齐文斌这几日也不知道出去捣鼓什么去了,已经好几日没回来了。
现在整个寨子都惟他马首是瞻,如今主心骨不...

小说《他额前的两缕发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