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摇光谢识衣

沈摇光谢识衣是《沈摇光谢识衣》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沈摇光”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他眉头一皱,下意识回头看了眼佛像,旋即冷哼一声,大步离去。两人擦肩而过那一瞬,沈摇光却瞥见住持那双澄澈通达的眼眸看向了自己。她一怔,就见面容慈悲的住持双手合十,轻轻叹息道:“尘归尘,土归土,施主莫再牵挂,早登极乐。”沈摇光心口猛然一颤,就要上前:“大师,您看得见我?”但不等住持回答,沈摇光眼前白光一...

在线试读

她一怔,就见面容慈悲的住持双手合十,轻轻叹息道:“尘归尘,土归土,施主莫再牵挂,早登极乐。”
沈摇光心口猛然一颤,就要上前:“大师,您看得见我?”...《沈摇光谢识衣全文》免费试读谢识衣再一晃眼,那位置却是空空荡荡。
他眉头一皱,下意识回头看了眼佛像,旋即冷哼一声,大步离去。
两人擦肩而过那一瞬,沈摇光却瞥见住持那双澄澈通达的眼眸看向了自己。
她一怔,就见面容慈悲的住持双手合十,轻轻叹息道:“尘归尘,土归土,施主莫再牵挂,早登极乐。”
沈摇光心口猛然一颤,就要上前:“大师,您看得见我?”但不等住持回答,沈摇光眼前白光一闪,再次回到谢识衣身边。
住持定定看着一人一魂离去的方向,低声念佛。
“阿弥陀佛,皆是痴人!”第二日,谢识衣才亲自去了秦府。
秦子依人如其名,一声清新淡雅的素绿衣衫。
沈摇光就看着她露出自己从来做不到的神情,委委屈屈道:“王爷,为何昨日你没有亲自前来?”谢识衣温声安抚:“临时有急事,待半月后我们成了亲我日日陪着你。”
秦子依又展颜一笑:“南山的桃花开了,你陪我去看吧!”两人挨得很近,亲密姿态是沈摇光永远无法靠近的距离。
不,曾靠近过一次。
——她跟谢识衣成婚那日。
那天秦子依留书出走,谢识衣走进洞房,将手中书信狠狠砸在她身上。
他满身寒意:“你可知今日在这里的该是谁?”她当时不明所以:“夫君,我……闭嘴!”谢识衣怒喝打断,“你不配这样叫我。
你不是想当王妃吗?”谢识衣道,“我满足你!”那一夜,沈摇光的尊严被碾成碎片。
此刻已成幽魂的沈摇光收回思绪将目光放在那一对璧人身上。
秦子依又郁郁道:“王妃回来,不会为难于我吧?为难?”谢识衣眼眸幽深,“若不是你当初在澜沧关救我性命,她又如何有福分成为永安王妃,按理,她该给你敬杯茶才是。”
秦子依羞赧的低头道:“是王爷吉人自有天相,不然我又怎会因为寻访幽灵兰花路过西南。”
一旁的沈摇光却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怎么会是秦子依?当初明明是她救下的谢识衣!她开口想要问个明白,张开唇,眼前两人却毫无反应。
沈摇光呐呐止住了声,最终,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久久看着两人……其后两日,沈摇光跟在谢识衣身边,看着他满怀期待的准备成亲事宜。
身不由己地一遍又一遍回想起她跟谢识衣成亲时,他事不关己的冷漠。
这日晚膳,谢识衣扫了一眼桌上的菜,随口道:“怎么许久没有那道翡翠煲?”不远处正倚靠在门边的沈摇光闻言一怔,转头凝视他许久。
不多时,后厨连忙送上。
谢识衣喝了一口这平日里最喜欢喝的汤,便重重放下汤碗,蹙眉问:“厨房换人了?”侍女连忙解释道:“之前王爷您胃不好,这道汤是王妃亲自向天下第一名厨求的药膳煲,一直是王妃亲自炖煮,虽有方子,但奴婢们愚笨,如何也去不了那药膳味道!”谢识衣一怔,沈摇光那舞刀弄枪的模样,竟也会洗手作羹汤?旋即,他垂眸冷道:“撤下去,告诉厨房以后不许再上这道菜。”
沈摇光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上隐约可见的疤,那是刚学厨时被烫伤的。
她这双手能舞出一手好枪法,于厨房一道却并无天赋,为了学好这道汤,也算吃了不少苦头。
虽然只是灵魂,可那心脏处的疼痛却有如实质般传来。
因着这一出,谢识衣胃口全无。
坐了会,谢识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沈摇光就看见他突然起身往外走去。
她愣了下,直到谢识衣的脚步停在她住的院子里。
沈摇光终于忍不住轻声道:“除了找我麻烦,你从不会踏进我这里。”
谢识衣听不见,也不会回答。
他径直走向沈摇光的书房,寻了好一会儿,才找出了一本兵书。
正要离开时,谢识衣的目光在扫过某个方向时却突然一定,眉头随即紧蹙。
沈摇光最珍惜的那柄红缨枪不见了!

小说《沈摇光谢识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