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月盈裴宴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颜月盈裴宴》,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铖王妃极其护短,督主将盛家女娘留在这里万一被人察觉,那盛家和铖王府非得找他们麻烦不可。缙云委婉说道:“督主,盛小娘子云英未嫁,留在这里于礼不合。”“本督是个太监,有什么礼?”缙云顿时一噎。裴宴见他模样嗤了声,拿着先前从颜月盈颈上取下来的半截玉佩扔了过去...

阅读最新章节

裴宴眼尾凛厉地抹掉指腹泪迹,“陆崇远老谋深算,漕运上下早就打点干净很难找到线索。
我本就打算寻个借口找他亲近的人开刀,若被他察觉我找上盛国公府正好,打草惊蛇让那老家伙动一动。”
...《颜月盈裴宴小说》免费试读裴宴眼尾凛厉地抹掉指腹泪迹,“陆崇远老谋深算,漕运上下早就打点干净很难找到线索。”
“我本就打算寻个借口找他亲近的人开刀,若被他察觉我找上盛国公府正好,打草惊蛇让那老家伙动一动。”
缙云问道:“那盛小娘子…”“先留在这边。”
“督主!”缙云不解。
这颜月盈是盛家女娘,又与铖王府牵扯颇深。
铖王妃极其护短,督主将盛家女娘留在这里万一被人察觉,那盛家和铖王府非得找他们麻烦不可。
缙云委婉说道:“督主,盛小娘子云英未嫁,留在这里于礼不合。”
“本督是个太监,有什么礼?”缙云顿时一噎。
裴宴见他模样嗤了声,拿着先前从颜月盈颈上取下来的半截玉佩扔了过去。
缙云连忙接住:“这是…”“薛姨的龙纹佩。”
薛……缙云猛地睁大了眼。
裴宴看着那半枚龙纹佩说道:“当年薛姨拼死护我出宫,将我藏在安全之地只身引走追兵,没多久就有一位夫人寻到了我,她拿着薛姨的半块龙纹佩,说她是薛姨的挚友,受她所托护我周全。”
“若非那位夫人暗中庇护于我,将我送出京城,我恐怕早就没命。”
那年他才十一岁,骤逢大变还伤了眼睛,性情也变得阴暗不定,可那位夫人却对他却极为包容。
他眼睛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清东西,却记得那夫人亲手做的梅花酥,记得她小心翼翼替他上药时的温柔。
后来见他整日郁郁不肯说话,那小院里多了个叽叽喳喳连话都说不囫囵的粉团子。
裴宴垂眼瞧着床上的人时,眸中寒霜消融了些。
她小时候脸圆圆的,身子圆圆的,短胳膊短腿儿,走路时像只胖鸭子。
他不说话时,小姑娘就缠着他小嘴叭叭。
明明口齿不清,他也不曾理会她,可她总喜欢挤在他身旁不停说着。
从阳光真好,草儿真绿,小鸟飞过来了,能一路说到阿爹替她摘了梨子,阿娘做的点心真甜,阿兄给她扎了纸鸢。
他没回应过她,却喜欢她口中的热闹。
等他眼睛能够视物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粉团子撅着屁股趴在他身边,瞪圆了杏眼跟只笨拙的小狗儿似的,鼓着脸替他吹着手上已经结痂的伤疤。
裴宴还记得他走的那日,奶团子抱着他的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眼泪泛滥的能把人都给淹了。
时隔十二年,她居然还是这么能哭。
裴宴低笑时,如春风舒缓了眼尾凛厉:“那时候为保周全,那位夫人从未提及身份,也没打听过我是谁,回京之后我寻过她,只是那时住过的地方早就荒废,周围荒无人烟,也无人知道当年往事。”
却没想到,会意外遇到那个小娃娃。
“小海棠……”他记得那位夫人曾这般唤她。
床上的人似乎听到有人唤她,眼睫颤着像是要醒来。
一只劲薄修长的手隔着锦被轻拍了拍她,像是得了安抚,她再次沉睡过去。
裴宴冷言:“好好查一查,看盛家是怎么薄待了她。”
缙云和沧浪都是听出督主动了气,不敢言声连忙领命。

小说《颜月盈裴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