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月盈裴宴后续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颜月盈裴宴后续》,是以月盈盛瑾修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月盈”,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盛瑾修走得最快,靠近先是看到月盈身边高大身影,又见月盈眼尾鼻尖泛红,眸子里还有未干的水迹,他顿时便急声道:“裴宴你怎么敢进月盈闺房,月盈你怎么样,是不是裴宴欺负了你?你别怕,阿兄会护你。”...《颜月盈裴宴后续》免费试读“若是害怕,叫本督。”……月盈隔着衣袖撑着裴宴的手臂起身,被他半扶着出了房门,外...

免费试读

盛瑾修走得最快,靠近先是看到月盈身边高大身影,又见月盈眼尾鼻尖泛红,眸子里还有未干的水迹,他顿时便急声道:“裴宴你怎么敢进月盈闺房,月盈你怎么样,是不是裴宴欺负了你?你别怕,阿兄会护你。”
...《颜月盈裴宴后续》免费试读“若是害怕,叫本督。”
……月盈隔着衣袖撑着裴宴的手臂起身,被他半扶着出了房门,外头还在与沧浪对峙的几人抬头看到门内出来的身影,连忙快步上前。
盛瑾修走得最快,靠近先是看到月盈身边高大身影,又见月盈眼尾鼻尖泛红,眸子里还有未干的水迹,他顿时便急声道:“裴宴你怎么敢进月盈闺房,月盈你怎么样,是不是裴宴欺负了你?你别怕,阿兄会护你。”
他上前想拉月盈,却被月盈后退避让开来,手上落空时盛瑾修恍惚了下,“月盈…”“盛郎君好像很希望我被人如何?”“月盈!”盛瑾修震惊,见月盈眼中从未有过的凉意,他开口解释,“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是未出阁的女娘,裴宴主仆这般夜深与你同处一室,若传扬出去叫人知道会坏了你名节,我只是担心你。”
“玉台公子声音小些,她名节兴许会更清白,何况本督一个太监,损谁名节?”裴宴的话让盛瑾修僵住。
反倒是月盈听着他这般毫不在意地说着自己是太监,明明光风霁月,活该肆意的人却为她自揭其短。
她心里猛地一揪,对上盛瑾修时彻底冷了眼。
“莫说沧浪是在门外,我与督主同处一室却门窗尽开,就算屋中只有我们二人,督主是我阿兄,谁敢说嘴什么?反倒是盛郎君,你既知夜色已深,却带着你家女娘入铖王府扰我清静,怎不见你让她与谢世子独处时怕她没了名节。”
“今日钱家你这个兄长没去,却让谢世子带着她四处与人交好,丝毫不怕人多嘴,怎么轮到我时你就这般苛责?”盛瑾修被她言语一刺:“这不一样,阿寅不是外人……”“督主也是我阿兄!”月盈一口打断了他的话,那乌黑眼眸里满是嘲讽,“你说谢世子不是外人,那是内人?盛姝兰是嫁进了铖王府了,还是谢世子已经打算要娶她为妻?两人三聘六礼,是订亲了还是换了庚贴了?”“月盈!”谢寅顿恼,“姝兰是为了来与你赔罪,你何必这么尖锐?”“谢世子是忘记了你今日在钱家当众唤她贱人?”“你!”谢寅恼羞成怒,“那也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是当众不留颜面,我怎么会一时恼怒,而且你的腿明明好好的,为什么要装断了腿被人抬进钱家,叫人看我们笑话,你分明就是故意害我丢脸。”
“那又如何?”谢寅愕然失语,他以为月盈要反驳辩解,可她居然认了下来。
月盈见他模样突然就笑了:“谢世子,是你们将我遗弃在?山,是你们害我惊马落崖,是你们让我险些死在了那黑漆漆的林子里。”
“你看看我这张脸。”
她突然凑近时,脸上敷了药的伤处全部展露出来,狰狞地吓人。
谢寅被吓得狼狈后退,她顿时笑容更甚:“怎么,丑着谢世子了?”“你说我故意害你丢脸,那你倒是跟对着我这张脸说说,我哭喊着救命的时候,你在干什么?我受伤垂死的时候,你又在干什么?”“嗯?我的表哥?”谢寅脸色苍白着摇晃,连连后退。
颜月盈抬头看向同样面色愕然的盛瑾修:“盛郎君,我也想问问你,你今夜又是来干什么的,你是想看看我被你们害得有多凄惨,还是让我看你对你那妹妹有多疼爱?”盛瑾修解释:“我不是,我只是担心你,我知道你受伤想要接你回去……”“回去干什么?再听你骂我不懂事,还是听你跟我说她盛姝兰有多惹人怜?”

小说《颜月盈裴宴后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