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朋友很喜欢《冤枉叫嚣什么》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许随用”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冤枉叫嚣什么》内容概括:不忍秦弦儿大晚上还要来回奔波,便邀请她就住在卧室里,况且,我们已经好久没有闺蜜夜谈了。我们两个都睡在沙发上...

冤枉叫嚣什么

精彩章节试读


坐在我那粉红色的懒人沙发上大喊冤枉,叫嚣什么如果知道楼下的人是我,打死不会来住!
我倒是突然想到我们分手的原因,忍不住嘲讽了一句:”您那位旗袍姐姐没给你买别墅啊?
委屈您住我们这贫民窟。”
秦弦儿绷不住了,噗嗤一声笑的前仰后合,姜澄脸色更是绿的不像话。
他绿的是脸,我绿的是头,半斤八两有什么好互相嘲笑的,心烦意乱之下,直接把姜澄赶出门。
从医院折腾回来已是深夜,不忍秦弦儿大晚上还要来回奔波,便邀请她就住在卧室里,况且,我们已经好久没有闺蜜夜谈了。
我们两个都睡在沙发上,因为那张双人床已经被姜澄砸垮了。
我们俩的聊天往往是到叙式的,从工作现状,聊到最近又遇见哪款小奶狗或小狼狗,又谈到大学时候的历任感情导师,最后追溯到高中那些懵懂的情愫。
秦弦儿一个翻身抵住我的侧脸,然后轻声问道:”如果没那件事,你会不会选择跟姜澄分手啊?”
我思索片刻,老实回答:”不会,毕竟他性格上进又温和,出了社会才知道这样的人越来越难找。”
”谢谢。”
姜澄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从楼顶上突然传来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本来隔音就差的房间,突然空出一个大洞,简直就像宿舍里的上下铺一样。
我俩还特意压低了声音,都没防住隔墙有耳。
我清了清嗓:”可惜,就是管不住自己裤兜里的东西,恶心!”
上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是姜澄又习惯性的钻进被子里。
以前我叨叨,他不爱听的时候,就总是会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以表示抗议。
有好几次我都怕他活生生把自己捂死。
这么多年,坏毛病还是没有改掉。
可现在跟我有屁关系?
捂住脑袋,睡觉!
迷糊之间,听见秦弦儿一个人憋笑的很辛苦。
第二天早上,房东太太火急火燎的赶来,看着满地的残砖断瓦心疼不已。
不出意外的话,她要倒打一耙了。”
你这房子是怎么住的啊?
啊?
我好端端的房子,怎么连天花板都给我弄塌了?”
可怜我卧病在床,战力减半,面对那尖酸刻薄的房东太太咆哮半天,愣是半个字都没有吐出来。
要不是秦弦儿走得早,高低得跟这婆娘硬碰硬的干一...

小说《冤枉叫嚣什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