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

现代言情《佚名》,是作者“厉墨霆”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厉墨霆陈午君,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王府医连连点头,待鲁直吩咐完之后便要退下。“等等。”鲁直将白色棋篓拿了过来,交给王府医。“大人?”“帮忙挑挑,把刚才捏碎的棋子给挑出来...

在线试读

逃跑失败她被禁欲侯爷掐腰宠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佚名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逃跑失败她被禁欲侯爷掐腰宠》免费试读《逃跑失败她被禁欲侯爷掐腰宠》免费试读鲁直安抚道:“无妨,他不过是听着心烦罢了。
徐家这破事谁听了不闹心?堂堂六品京官,后宅里乌烟瘴气。
从明日起,你每天上午去一趟徐家,不管什么药材尽管用,外面不好买的,从府里支便是。”
王府医连连点头,待鲁直吩咐完之后便要退下。
“等等。”
鲁直将白色棋篓拿了过来,交给王府医。
“大人?”“帮忙挑挑,把刚才捏碎的棋子给挑出来。”
王府医:“……”而门外,威远侯穆昭负手而立,靠近时不难发现他的手上青筋顿起。
身畔的下属问道:“爷,有何吩咐?”男子的音调冷然:“徐朝前家里有些碍眼的东西,你去拔了。”
“是!”……清晨,徐云笙从梦中惊醒。
重生回来已经三天,可在每晚的梦里,她依然被困侯府内,六年来的点滴一遍遍在梦中回放。
文摇和洛书都不在,徐云笙起身端起桌子上的冷水喝了下去。
一息过后,人舒爽了些。
窗棂下,两个负责洒扫的粗使丫头正在窃窃私语。
“你听说了吗?昨夜咱们府上管采购的柳管事在春风楼被人打断了腿。”
“难怪今天一早后库房那里乱糟糟的,我等了半天才领到打扫用的东西。”
“可不就是,库房钥匙一直是柳管事贴身带着,他人都晕了哪还顾得上咱们呀。”
“今天上午的活怕是做不完了,这里随便扫扫得了。”
她们走后,徐云笙开了窗子。
洛书拎着热水进院子时,就看见这样一副静谧的美景:纤瘦的少女托着腮靠在窗边发呆,朝阳在她的脸上投下柔光,衬得她脸上带着些许红润。
洛书隔着窗子赞叹道:“王府医真是神医,才一两副药下去,小姐的气色就好多了。”
徐云笙回过神来:“怎么去了这么久?”“您可不知道,今天府上都乱成一锅粥了!我去厨房取水的时候,连灶台都是冷的,我好容易才烧了壶热水,文摇还留在那里等早膳呢。”
“府里出了什么事?”徐云笙奇道。
“就是咱们府里的柳管事,听说昨夜去了春风楼,跟人争风吃醋的时候被打断了腿丢在府门外,今天一早门开了才被人发现。
这柳管事不是跟夫人同族吗?他媳妇跑到夫人的荣安院里一通嚎,府里又是忙着报官,又是忙着请郎中,这一大早闹得鸡飞狗跳。”
洛书越说越开心:“活该,仗着跟夫人同族,平日里没少克扣咱们院的份例,我听说他有一条腿被生生敲碎了,这一辈子恐怕别想站起来了。”
徐云笙托着腮听完,这柳管事她是很熟悉的。
他是徐柳氏同族的一个远亲,自然是跟徐柳氏一个鼻孔出气,梧桐院的份例永远不够,东西永远是别人挑剩下的,就连饭食也经常是冷的,缺的。
即便她告到徐朝前跟前,这柳管事随便一句“小的知错”,然后徐柳氏再配合几句“后娘难当”就过去了。
后来她被赐婚给威远侯穆昭,按照侧夫人的规格可以带一个婢女入府。
于是大婚前夜,柳管事将文摇和洛书锁进柴房,让自己亲闺女柳莹儿作为陪嫁婢女进了侯府的名册。
当她发现时已经晚了,父亲徐朝前熟视无睹,而威远后穆昭更是事不关己,她一个年仅十六岁,涉世未深的少女,根本没有能力救出那两个丫头。
回门那天徐柳氏告诉她,徐家已经给文摇和洛书寻了好出路……而柳莹儿,在入侯府的第二年,因为企图爬床,被穆昭下令将人拖回她的院子杖毙。
她亲眼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天天叫嚣着“侧夫人无能”的人,在她面前变成肉泥。
那一通血色殷红了她的眸子……见她脸色不对,洛书连忙绞了张帕子服侍她擦脸。
待徐云笙舒缓了一些,洛书才接着道:“这柳管事怕是要废了,不知道咱们院子以后会不会好过些。”
徐云笙昂首将热帕子盖在脸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温热让她整个人变得轻松起来。
“没有了柳管事,还会有其他人,只要那个人当家,咱们就是她的眼中钉。
别人是指望不上的,想要过上好日子,只能靠自己。”
既然重活一世,她自然是不会再入侯府重蹈覆辙了,但徐家也非久留之地,她还是得想个办法,让自己和这两个丫头,早日离开泥潭。
洗漱完后,徐云笙让洛书守在门口,而她自己从衣柜底部的箱笼中翻出个红木雕花的小匣子,轻轻打开。
里面是一些已经不时兴的首饰,还有几张银票。
这是她的生母何氏留给她的。
何氏出生书香世家,外祖父在家道中落后遣散了下人,自己则去当地书院教书谋生,徐朝前正是外祖父的得意门生,与何氏也算是青梅竹马。
何氏及笄后,由外祖父做主嫁给了徐朝前,何氏成亲后不久,外祖父死于一场大火,从此她便只有徐朝前一人可以依靠。
四年后二人生下了徐云笙,刚出生时,她也是被父母用心宠爱的。
她出生后的第二年,徐朝前中了进士外放做官,何氏不得不跟着徐朝前南南北北的折腾,只一年后便病逝了。
徐朝前一路做到正五品河阳知府,春风得意时又死了原配,再加上相貌堂堂,自是一票少女赶着来续弦。
徐柳氏就是其中的胜出者,豆蔻少女容貌娇美,再加上婚后五年连生了三个孩子,喜的徐朝前天天捧在手心上,几年下来在侯府彻底稳住了地位。
而徐朝前的仕途却从此停滞不前,虽然不再外放,但回京当差官降一级,只是一个正六品的工部朝议郎。
渐渐的,徐府便成了女人当家。
徐云笙的外祖家已经没什么家底,何氏是个聪明人,她知道自己死后徐朝前肯定会另娶,因此将能动的嫁妆统统变卖,换成了银票留给了女儿,便是眼前的这些。
徐云笙点算了匣子中的东西,首饰虽然过时了,但却是何氏留给她的唯一念想,自然是不能动的。
剩下的银票零零总总的加起来,有一千八百多两,对如今的她来说,这也是一笔巨款了。
前世她一直舍不得花,想着带去侯府傍身,但没有穆昭的宠爱,就算有银子又如何,仍旧无人将她放在眼里。
这一世,她可要好好规划一番。

小说《佚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