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若黎陆凛

《桑若黎陆凛》是作者“陆凛”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陆凛桑若黎,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桑若黎陆凛后续》免费试读陆凛的话,是实话,却挺让桑若黎尴尬的。她只好自己替自己打圆场:嗯,早不在一起了。不过没有告诉家里长辈,麻烦各位帮暂时忙瞒着。发完这条信息,又接连发了几个大红包,总算把话题给揭了过去...

免费试读

温湉这才出来跟大家打招呼,言辞之中透着点羞怯。
陆凛的姑娘,没有谁敢怠慢,大家都挺热情,都在说玩笑话,帮她放松。
...《桑若黎陆凛后续》免费试读陆凛的话,是实话,却挺让桑若黎尴尬的。
她只好自己替自己打圆场:嗯,早不在一起了。
不过没有告诉家里长辈,麻烦各位帮暂时忙瞒着。
发完这条信息,又接连发了几个大红包,总算把话题给揭了过去。
温湉这才出来跟大家打招呼,言辞之中透着点羞怯。
陆凛的姑娘,没有谁敢怠慢,大家都挺热情,都在说玩笑话,帮她放松。
温湉到底还是一个充满年轻活力的小姑娘,很快跟大家打成一片。
桑若黎看这会儿没人注意力在自己身上,退了出去,没再看群消息一眼。
-等到了家,稍微理了理东西,桑若黎就去洗了澡。
从洗手间里出来时,桑英芝已经在她房间里坐着了,说:“你于阿姨让我喊你过去吃晚饭。”
桑若黎说好,折回衣帽间找了条裙子。
桑英芝看着她的背影,突然问道:“你跟阿靳在一起三年了,还没打算定下来?他不会娶我的。”
她顿了两秒,拉上裙子拉链。
桑英芝以为她还记着陆凛说的不婚主义这事,好声劝道:“你也别妄自菲薄,都闹成那样了,你俩还能在一起,说明他心里有你,早晚会跟你妥协的,你得自己把握机会。”
机会也得有人给。
桑若黎抬了下嘴角,没说话,只默默的打开房间门,然后就听见楼底下有交谈的声音,她往下扫一眼,看到了陆凛,他在跟她的姑夫谈最近的股市。
他正讲着话,一偏头就看到她了。
陆凛盯着她看了两秒,弯了下嘴角:“媳妇儿。”
桑若黎:“嗯。
我一回家,我妈说你要来,我就过来接你了。”
他不像刚刚还在聊正事的精英男,更像舔狗在求表扬。
大概只有桑若黎知道,他在背后有多疏离。
求婚失败那次,她听见过他跟朋友说,桑若黎我都睡烂了,我现在看见她都腻,怎么可能跟她结婚。
桑若黎收回思绪,说:“走吧。
桑英芝皱眉说:“你话也太少了。”
陆凛就在边上煽风点火:“是啊,姑姑,她现在总不搭理我,都四个月没回过家了,平常也没有一个电话,害我总多想。”
她不确定他是不是开始未雨绸缪,装深情人设,到时候好把分手的锅全部甩到她身上。
桑若黎敛眉,一副温和样子,却没有开口辩驳。
男人看看她,顿一下,牵住她的手,拿过她的包,又补充一句:“不过没事,都是我媳妇儿了,想走也走不掉,去哪我都得一起。”
-桑若黎到门口,就抽出了被陆凛握着的手。
他也没在意,只说正事:“今天我妈估计得逼婚,我拒绝她会生气,得你看着办。”
这是要她唱这个黑脸。
桑若黎觉得谈事就得把条件摆出来,光明磊落的谈:“以后在长辈这边,谈个价钱,我才给你办事。
拿钱办事,你女朋友也不会多想。”
她缺钱,总问姑姑拿钱,很多时候开不了口。
拿了钱,以后要她背锅,她也就背了。
“行啊。”
陆凛在没人的时候,一如既往的疏离,“以后每个月我都把钱打你卡上。”
于母今天找她过来,果然是为了打探结婚的消息,聊了几句朋友的孙子,就把话题转移到了他俩身上,“所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桑若黎没说话,陆凛说,“尽早结。”
于母扫了他一眼:“以前不是说这辈子都不想结婚了?想结了,想要个女儿。”
于母冷哼了一声:“允眠这身段一看就是生儿子的,你想要女儿,大概得失望了。”
陆凛又弯起眼角,“我媳妇儿生啥我都宝贝得不行。”
他伸手去捏桑若黎的脸,又摸摸她的头顶,也不顾餐桌上还有于父于母,堂而皇之的亲昵靠在她的颈窝:“今年农历四月多有个日子很好,咱们要不然把证领了吧。
这么大了还黏人,也不害臊。”
于母说归说,眼底却欣慰。
一年前,谁都以为他们走不下去了,没想到他们反而越来越好了。
桑若黎跟陆凛大学就好了,还是她看着长大的,为人也没有什么棱角,关键儿子喜欢,她很满意。
“我黏的是我老婆,天王老子来了也管不了。”
陆凛回完于母话,开始哄桑若黎:“媳妇儿,领完证,我房子车子都写你名字,也不会再看其他女人一眼。
以后你叫我往东,我就往东,我会很乖。”
他温热的鼻息打在她脸上,有点痒,却让她更加清醒。
桑若黎说:“对不起。”
于母皱了皱眉,气氛冷了下去。
陆凛扫了她两眼,从她肩窝里移开,笔直的坐着看她,还挺坚持:“你再想想,跟我结婚很多好处的。”
她勉强保持着一个还算得体的表情,当背锅当恶人,就得当到底:“我还没有准备好。”
气氛依旧僵持了好一阵,陆凛压低声音,妥协说:“听媳妇儿的,不逼你,不想结我们就晚点。”
于母心里不太满意,但一年前自家儿子混账,没准备好也正常,她叹口气:“我也就是问问,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得你们年轻人自己做决定。
吃饭吧,尝尝阿姨的手艺。”
桑若黎有点食不知味。
没吃多少,就找了借口要走人。
陆凛就从餐桌上站了起来,“媳妇儿,我送你。”
桑若黎下意识想说不用,但立刻反应过来长辈在,把话咽了下去。
跟着陆凛走到门口,看见他开过来另外一台车,不是来时候的那辆。
这辆眼熟的车,让她想起不太好的记忆。
桑若黎跟陆凛,曾经在这辆车里面干过无数次坏事,车里的任何一个角落,或许都无一幸免。
没想到这辆车还在,大概是他真的早忘了那些荒谬的日子了。
但桑若黎有些排斥。
陆凛在一起的时候嘴上很会哄人,不管喜不喜欢都能哄,在一起时候的占有欲也很强。
说的最多一句话是,媳妇儿你要记住,你只有我能干。
“不需要我送吧?”他问。
桑若黎太了解陆凛了,他要真想送人,一般直接叫人上车,以问句开口,就是在保持绅士风度的同时,警告人得识趣。
她举了举手机,拒绝:“叫好车了。”
陆凛就关上车窗,桑若黎听见他朝手机那头说:“哥几个晚上聚聚,见见我媳妇儿。”
他的真媳妇,温湉。

小说《桑若黎陆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