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宋隐是现代言情《奋斗五年》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朱元璋”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小贩只看了一眼,“看不起人?我这拉面五十文一碗,马上就到衙役吃饭的时辰了,少说能卖个四五十碗!为你一两银子,一去一回半个来时辰,错过饭点,我损失的更多!”什么拉面,竟要五十文钱一碗!朱标吃惊。他跟着朱元璋走南闯北,像这样加了几片肉的面,最多不过十几文钱!“那我给你五两银子!”为了赶紧去杨氏家,朱标也...

奋斗五年

免费试读

“小哥,你知道杨氏家里怎么走?”朱标向街道边,一个摆拉面摊的小贩问道。
“王小六的老娘?对,是她!哦,顺着这条街向前,第四个路口左拐,再往前第三个路口右拐……茅草搭的破屋子,就是王小六的家!”小贩对沛县很熟悉,也很热情。
朱标听晕了,绕来绕去的,他记得住也怕走错呀!老爷子正上火呢,等会儿走错了路,可不得抽他!“小哥,给你一两银子,你带我过去行吗?”朱标掏出银子递过去。
...《奋斗五年,小县令震惊朱元璋》免费试读“小哥,你知道杨氏家里怎么走?”朱标向街道边,一个摆拉面摊的小贩问道。
“王小六的老娘?对,是她!哦,顺着这条街向前,第四个路口左拐,再往前第三个路口右拐……茅草搭的破屋子,就是王小六的家!”小贩对沛县很熟悉,也很热情。
朱标听晕了,绕来绕去的,他记得住也怕走错呀!老爷子正上火呢,等会儿走错了路,可不得抽他!“小哥,给你一两银子,你带我过去行吗?”朱标掏出银子递过去。
小贩只看了一眼,“看不起人?我这拉面五十文一碗,马上就到衙役吃饭的时辰了,少说能卖个四五十碗!为你一两银子,一去一回半个来时辰,错过饭点,我损失的更多!”什么拉面,竟要五十文钱一碗!朱标吃惊。
他跟着朱元璋走南闯北,像这样加了几片肉的面,最多不过十几文钱!“那我给你五两银子!”为了赶紧去杨氏家,朱标也舍得下本钱。
“好嘞!”小贩咧嘴笑道,冲隔壁买炊饼的人喊道,“老王,等会儿你帮我煮几十碗面,班头他们爱吃,赚的钱分你一半!”炊饼老板高兴的连连点头。
朱元璋却黑了脸。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县衙门口的小贩,和县令一样黑心!“快走吧。”
马秀英怕丈夫再次动怒,催促道。
在拉面小哥的带领下,一行人七拐八拐,终于到了城区的边缘。
破破烂烂的茅草屋,门口守着两名强壮的捕快。
“各位老爷,没事儿我先回去了。”
小贩拱拱手,转身原路返回。
“站住!”朱元璋厉声喝道,帝王独有的威严爆发出来。
“我问你,一碗十几文的拉面,你为何敢卖到五十文钱?这位老丈,我们的价格每个月都要通过县衙的审查!买卖自由,童叟无欺!”小贩被朱元璋的眼神吓了一跳。
“一碗面五十文钱在别的地方贵,在县衙门口不贵!县衙门口,多精贵的地方呀,每个月光给县衙交的摊位费,都要三十两!”本来朱元璋听说价格每个月都要审查,还觉得挺新鲜,是个好办法。
再一听后面要交三十两银子的摊位费,他的怒气值马上蹭蹭往上涨!问题的源头,是县令宋隐!“你给县令交银子,衙门岂能不给你通过?官商勾结!贪官奸商,都该死!”宋隐的死罪,多加一条!马秀英一看要坏,皇上很生气。
她赶忙冲小贩摇摇手,“快去吧,没你的事。”
小贩也被朱元璋身上的气势吓得不轻,这老丈恐怕不好惹,赶紧脚底抹油溜了。
临走时,还嘟囔了一句。
“咱县令宋大人是个贪官不假,可也是好官!”朱元璋暴跳如雷,不是马皇后拉着,他都要追上去打人了。
“你听听,都是什么话!沛县乃老朱家的祖地,民风全被那叫宋隐的狗官带坏了!朕不能忍!朕要宰了他,用他的血祭祖!”马秀英虽然对宋隐的印象急转直下,但她总还惦记着刚到沛县境内时,路上的农户那一张张发自内心的笑脸。
“来都来了,咱们进去问问杨氏。
你看门上守着的两个官差,能让咱们进门?”朱元璋冷笑。
马皇后抱着一丝侥幸,“标儿,你走前面带路。”
随行的几个锦衣卫,收拾两个捕快不在话下。
可要真动起手,只怕要杀成千上万,血流成河!朱标也是个宅心仁厚的太子,当即走向杨氏的茅草屋。
出乎意料的,两个官差只是看了他们几眼,并未有什么动作。
茅草屋里,家徒四壁,顶棚漏光。
杨氏正在给两个三四岁的孩童喂水喝,脸上没什么悲伤的表情。
“你儿子死了,不难过吗?”朱元璋问道。
杨氏用破碗给朱元璋也倒了水,“不难过,我还有孙子和孙女。
可王小六被赌坊活活打死,县令也包庇奸人……他该死!”还没等朱元璋说完,杨氏的表情变得比朱元璋还可怕。
“那个孽畜把他爹打的瘫痪卧床,拿买药的钱去赌,气死了他爹!又天天揍得他媳妇浑身是伤,可怜我那儿媳,受不了跳河死了!你看我身上,还有前天他打出来的伤!他卖田卖房去赌,最后把主意打到了一对儿女身上,要不是县令大人在路口设了关卡,他早把我的孙儿卖到外县去了!死得好!”杨氏带着恨意的话,着实让朱元璋惊了。
天下父母,都是最疼爱子女的。
这一点朱元璋体会尤为深刻。
一个母亲,咒骂亲生儿子到这种地步,可以想象王小六做过的事,有多么忤逆不孝,天怒人怨!事情的真相,原来如此?朱元璋不满意,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王小六不孝,应该要官府要惩罚他,而不是任由赌坊打死。”
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宋隐身为县令,知法犯法,实乃恶人!恶人当然要有恶人磨。”
杨氏他见朱元璋几人都衣着不凡,有些害怕了,怯生生说道。
“我一个乡村老妇,不懂什么大道理,宋大人或许是你说的恶人,但他是好官!”又是好官?朱元璋奇了怪。
一个说贪官,一个说恶人,最后都还能是好官?宋隐在沛县,到底当的什么县令?“老姐姐,赔偿给你的一千两银子呢,是不是被狗官又抢回去了?门口守的两个捕快,他们有没有欺负你?”朱元璋见杨氏害怕,收敛了一点怒气。
“你别怕,我在京城认识大官,我替你做主。
不,没有!”杨氏连连摇头。
“一千两银子,我一个老婆婆,怎么拿得动?两个捕快小哥帮我抬去钱庄去存了九百两,另外一百两拿去买了大宅子,正在等房契送来……杨婆婆,恭喜恭喜!”正说着,外面进来一个满面春风的胖掌柜,拿着一张房契。
“二环内的花园小区,三室两厅,一厨两卫,赠送小花园和露台,下个月价钱可就要翻倍了!杨婆婆,房契我们检查过,没问题!”两个捕快陪同进来,“你画押就成,立即入住!谢谢,谢谢!”杨氏的脸上露出笑容,掏了几个铜钱给捕快,“我不识字,多亏有你们。”
两个捕快坚决不收,倒是每人向胖掌柜要了半两银子。
呵!看不上铜钱,要银子!这叫上行下效,蛇鼠一窝!一点小伎俩,也想骗朕?朱元璋冷笑,凑上去仔细看了房契。
却惊讶的发现,一点问题没有!

小说《奋斗五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