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安薄夜寒

顾念安薄夜寒是《顾念安薄夜寒》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顾念安”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顾念安是第一次,根本没有经验。却不知,顾念安的话彻底激怒了男人。薄夜寒翻身起来,倏然一把狠戾的掐住了顾念安的下巴。“既然不会,还有胆子碰我?嗯!”冷冽的声音,如刺骨的刀,扫过顾念安的脸...

顾念安薄夜寒 精彩章节试读

带崽归来,薄爷追妻有点野讲述了顾念安薄夜寒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带崽归来,薄爷追妻有点野》免费试读京市。
帝爵酒店套房里。
“自己来。”
黑暗里,冷硬清冽的声音扑面而来。
震的顾念安偏瘦的身体猛然一颤。
原本穿在她身上的布料就极其轻薄,此刻,身体更加不寒而栗。
“我不会。”
顾念安是第一次,根本没有经验。
却不知,顾念安的话彻底激怒了男人。
薄夜寒翻身起来,倏然一把狠戾的掐住了顾念安的下巴。
“既然不会,还有胆子碰我?嗯!”冷冽的声音,如刺骨的刀,扫过顾念安的脸。
传闻薄夜寒嗜血残忍,凉薄无情,是撒旦般的存在,是顾念安不能招惹,惹不起的主。
可是,母亲死了,父亲涉嫌走私入狱。
一夜间,继母成为顾氏掌权人。
还用妹妹的命威胁她,让她冒充薄夜寒的未婚妻,睡了他,拿到欢、爱视频做交换。
她没有退路,毫无经验的她,只能学着继母给她恶补的那些视频里的样子,主动勾住了薄夜寒的脖子。
“怎么?薄少,连句玩笑话都听不得?”说完,她的红唇就朝薄夜寒的薄唇贴了过去。
薄夜寒最讨厌这种倒贴的女人。
更何况,面前这个女人,正是奶奶替他物色的联姻对象。
丁氏千金丁紫媛,是薄家少奶奶最佳人选。
晚上,她从机场接了他,就将他带来了酒店,洗了澡就要跟他直奔主题。
极强的目的性,让他厌恶至极!他偏过脸,及时躲开顾念安的唇,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她重重摔下床。
“滚。”
他寒潭般幽深的眸子,散发着猎豹般犀利的光,居高临下的睥睨着顾念安。
帝王般不近人情的冷漠疏离气势,压迫力十足。
顾念安仿若未闻,故意忽视他刺骨削肉的目光。
站起身来,再次搂住薄夜寒的脖子,直接坐在他的怀里。
“薄少,怎么生气了,嫌我不够热情?”她太过清澈的眸子,媚波荡样,风情万种!薄夜寒不近女色,明明对面前的女人充满厌恶。
可是,在她惹火的撩拨下,他的心尖如羽毛轻浮,身体却意外对她妥协。
顾念安是乖乖女,做到这一步,连她自己都嫌弃自己。
可是,她还是主动吻住了薄夜寒。
花瓣般温、软的触感,带着淡淡的甜,如沾着晨露的樱花瓣,沁人心脾。
一瞬间让薄夜寒大脑一片空白。
自制力崩塌的瞬间,他反客为主。
然后,就是无休无止的一夜。
顾念安不知道薄夜寒是不是狼的化身?只知道完全结束的时候天快亮了,彻底餍足的他才睡了过去。
而顾念安早就累瘫了,连手臂都不想动。
然而,她还是拖着无力的身体赶忙起来,吞咽下遭遇的一切屈辱。
捡起地上的衣服穿戴整齐,以最快的速度,拿了他们昨晚的视频离开。
从帝爵出来,顾念安就拨通了继母柳芷兰的电话。
“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拿到了。”
很快那边就传来了尖酸刻薄的话。
“真没想到,京市第一名媛顾念安,竟为了一个傻女妹妹自毁清白?要是被你妈知道,我想她肯定从坟墓里爬出来掐死你。”
来自柳芷兰羞辱自尊的话,就像万只蝼蚁啃噬着顾念安的灵魂。
她吞咽下喉咙间所有的晦涩,咬紧牙关。
“你不配提我妈,不要脸的小三,东西不要,我就扔到江里喂鱼。”
顾念安恨透柳芷兰,原本她是父亲的秘书。
来自农村的她,身世坎坷,经历颇惨,一直被父母格外同情和关照。
可是,她贪心不足,最终,将魔爪伸向父亲。
毁掉了父母的婚姻,上位成了顾家女主人。
如今,成为顾氏掌权人的她,更加肆意妄为。
柳芷兰处心积虑算计顾念安,为的就是拿照片。
听到顾念安的话,明显慌了。
“顾念安,你敢,除非,你不管你妹妹的死活。”
顾念安正因为妹妹,才会对柳芷兰妥协。
但是,不代表她会一直被牵着鼻子走。
“你也说了她是没用的傻女,如果你觉得她有拿捏的价值,比我手里的东西重要,你就继续**的拿捏着吧。”
柳芷兰语气明显软了,“我要,滨海路23号仓库。”
闻言,顾念安如置冰窖。
怪不得她让人找遍京市都没找到妹妹。
原来被柳芷兰藏到了滨海路的仓库了?滨海路的仓库全是冷冻库,是专供进出口生鲜海产品的地方。
将妹妹带去那边藏起来,蛇蝎心肠的柳芷兰还真是猪狗不如。
要是妹妹有个三长两短,她拼了命都要弄死柳芷兰。
挂上电话后,顾念安拦车就去了滨海路的仓库。
酒店套房。
薄夜寒被电话声吵醒时,身边就没有了昨晚的女人。
唯有床单上几块干涸的血迹,如盛开的红梅,提醒着昨晚的疯狂。
顿时,他寒潭般幽深的眸底掠过浅薄的笑。
还算老太太有眼光,替她找了个干净入味的。
“奶奶。”
他接通电话,懒散的声音性感而磁性。
“臭小子,都日上三竿了,你怎么还不给我滚回来?”薄老太气势汹汹的言词里全是对薄夜寒的不满。
薄夜寒揉了揉酸困的太阳穴,语气邪魅而痞坏。
“奶奶,托您的福,昨晚太累,还没起床。”
闻言,老太太粗声命令,“不管你在哪里鬼混,马上给我滚回来,紫媛都在家里等你一早上了。”
等他一早上?薄夜寒有些意外,意味不明的目光再次掠过凌乱床单上的那抹红。
难以置信,昨晚伺候了他一晚的女人,不等他醒来,就迫不及待跑去找老太太?这算‘邀功请赏’?顿时,他眼底骤然掠过饶有兴致的光。
这个女人,还真有点意思!“好,我马上回去。”
他要好好看看,那个女人当着他的面儿,如何跟老太太邀功请赏?挂断电话,他就拨了号码出去,“备车,回薄公馆!”滨海路23号仓库。
顾念安刚到门口,就被里面的话给震住。
“顾念安必须死,传闻薄夜寒嗜血残忍,有仇必报。
我们利用顾念安算计他,要是被他查到头上必死无疑。”
说话的人正是顾念安的继母柳芷兰。
狠戾的话,就像尖利的刀,割剜着顾念安的心。
硬是将她的心给剜出一个血窟窿来。
却不知,紧接着响起的话,彻底将顾念安丢入万丈深渊!小说《带崽归来,薄爷追妻有点野》试读结束。

小说《顾念安薄夜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