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的骨灰

主角利章维伯亚昊的现代言情《白月光的骨灰》,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霍益召”,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昔日的爱人从此杳无音讯。刚过一年时,所有人都在斥责爸爸毫无担当,抛家弃子,迟早下地狱。可妈妈只顾着默默流泪...

阅读最新章节


爸爸因为白月光的一通电话,把我和妈妈抛弃了。
妈妈等他等得花白了头发。
而爸爸却捧着白月光的骨灰出现在她面前。
跪下求她照顾白月光的孩子。
爸爸收拾行李离开的那天,天上下着鹅毛大雪。
妈妈哭了一整夜,玻璃上的雾气一遍一遍印下凌乱的指纹。
身体冻的僵直也不愿离开窗口半步,期望透过窗口看见爸爸回来的身影。
可天亮了又黑,妈妈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昔日的爱人从此杳无音讯。
刚过一年时,所有人都在斥责爸爸毫无担当,抛家弃子,迟早下地狱。
可妈妈只顾着默默流泪,缄口不言,望着窗外的眼睛穿透了一座又一座的房子。
又一年,所有人都在劝说妈妈振作,开启新的生活,为妈妈物色优质的相亲对象。
可妈妈摇摇头,把爸爸扔掉的旧衣叠了一遍又一遍,说:“他只是对不起我,没有对不起念念,念念的爸爸只能有一个。”
妈妈明明很年轻,却因为思念成疾,花白了头发。
直到三年,五年,七年,爸爸的痕迹在家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妈妈依旧没从那天夜里走出来,那场雪似乎再也无法融化。
直到第八年。
爸爸回来了,带着白月光的孩子,跪在妈妈面前,求妈妈照顾她。
我以为妈妈会斥责他,骂他的不忠与无耻。
可没想到,妈妈眼里泛着泪光,那双眼睛是我未曾见过的小心翼翼。
她看着爸爸苍白,黝黑的脸,问他:“想吃家乡菜吗?
我给你做了一大大桌。
你要是想吃,我就给你端上来。”
爸爸却宠溺地看着白月光的女儿说:“夏雅在国外住习惯了,可能吃不惯,能不能做点别的?”
一时间,所有的委屈涌上我的胸腔,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原来,当亲眼见证自己不被爱着时,爱才开始发挥着它撕碎人心的力量。
我从没有想过爸爸会不爱我,因为我是她唯一的女儿。
但此刻,正当他抛弃我不管不顾整整八年,他对我的成长和爱都毫不在意,却担心另一个女儿区区一顿饭时,我彻底奔溃了。
我疯狂地扑到爸爸面前,随手拿起身边的物品砸向他。
“你给我滚,滚啊!
这个家不需要你!
带着你女儿滚!”
锅碗瓢盆被砸得粉碎,爸爸的膝盖没有挪动一寸,他只是轻...

小说《白月光的骨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