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的魇魔法儿

《使的魇魔法儿》是作者 “符鉴雍”的倾心著作,金倡亦嵇钦堂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只见包兴从里跑出来道:“相爷已然醒来,今已坐起、现在书房喝粥呢。派我出来,说与展义士一同来的,叫我来请进书房一见。不知展爷来也不曾?”大家听了...

在线试读


头人儿。
公孙策接来,与众人在灯下仔细端详,不解其故。
公孙策又细细看出,上面有字,仿佛是包公的名字与年庚,不觉失声道:“嗳哟!
这是使的魇魔法儿罢。”
展爷道:“还是老先生大才,猜的不错。”
众人便问展爷:“此物从何处得来?”
展爷才待要说,只见包兴从里跑出来道:“相爷已然醒来,今已坐起、现在书房喝粥呢。
派我出来,说与展义士一同来的,叫我来请进书房一见。
不知展爷来也不曾?”
大家听了,各各欢喜。
原是灯下围绕着看木头人儿,包兴未看见展爷,倒是展爷连忙站起,过来见了包兴。
包兴只乐得心花开放,便道:“果然展爷来了。
请罢,我们相爷在书房恭候呢。”
此时公孙先生同定展爷立刻来至书房,参见包公。
包公连忙让坐。
展爷告坐,在对面椅子上坐下。
公孙主簿在侧首下位相陪。
只听包公道:“本阁屡叨义士救护,何以酬报?
即如今若非义士;我包某几乎一命休矣!
从今后务望义士常在开封,扶助一二,庶不负渴想之诚。”
展爷连说:“不敢,不敢。”
公孙策在旁答道:“前次相爷曾差人去到尊府聘请吾兄,恰值公出未回,不料吾兄今日才到。”
展爷道:“小弟萍踪无定。
因闻得老爷拜了相,特来参贺。
不想在通真观闻得老爷得病原由,故此连夜赶来。
果然老爷病体痊愈,在下方能略尽微枕。
这也是相爷洪福所致。”
包公与公孙策闻听展爷之言,不甚明白,问:“通真观在哪里?
如何在那里听得信呢?”
展爷道:“通真观离三宝村不远。”
便说起夜间在跨所听见小道士与妇人言语,“因此急急赶到太师的花园,正见老道拜坛,瓶子炸了,将老道杀死,包了木人前来。”
展爷滔滔不断,述说了一遍。
包公闻听,如梦方醒。
公孙策在旁道:“如此说来,黄寡妇一案也就好办了。”
一句话提醒包公,说:“是呀,前次那婆子她说不见了女儿,莫非是小道士偷拐去了不成?”
公孙策连忙称:“是,相爷所见不差。”
复又站起身来,将递摺子告病,圣上钦派陈林前来看视并赏御医诊视,一并禀明。
包公点头,道:“既如此,明日先生办一本参奏的摺子...

小说《使的魇魔法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