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罧时桑颜岑》,现已上架,主角是桑颜南初,作者“桑颜”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而它的实际控股人和执行CEO岑罧时,也成为纽交所人尽皆知的神话,一周前登顶《时代周刊》封面。...《桑颜岑罧时》免费试读六年后。帝都最繁华喧嚣的CBD中心区域,LED大屏上,正在播放一则访谈——“近日,SY集团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SY从一个创业型公司成为一个庞然大物的财团,仅用了六年时间。而它...

罧时桑颜岑

精彩章节试读

六年后。
帝都最繁华喧嚣的CBD中心区域,LED大屏上,正在播放一则访谈——“近日,SY集团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SY从一个创业型公司成为一个庞然大物的财团,仅用了六年时间。
而它的实际控股人和执行CEO岑罧时,也成为纽交所人尽皆知的神话,一周前登顶《时代周刊》封面。
...《桑颜岑罧时》免费试读六年后。
帝都最繁华喧嚣的CBD中心区域,LED大屏上,正在播放一则访谈——“近日,SY集团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SY从一个创业型公司成为一个庞然大物的财团,仅用了六年时间。
而它的实际控股人和执行CEO岑罧时,也成为纽交所人尽皆知的神话,一周前登顶《时代周刊》封面。
今天我们有幸能访谈到岑罧时先生,请他谈一谈这六年来是如何一手将SY缔造成商业帝国。”
桑颜拿着简历刚从国金大楼垂头丧气的出来,就看见大屏幕里熠熠生辉的男人。
屏幕上,男人穿着一身冷灰色西装,黑色衬衫领口一丝不苟的系着一条银灰色领带,皮肤冷白,五官英俊深邃,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随意交叠放在腿面上,面对镜头时,姿态放松又挺拔,冷峻面容上维持着淡漠疏离的礼貌笑意,浑身充斥着上位者的沉着气魄,整个人冷静从容,看起来贵不可攀。
对主持人的提问,他回答的很简单。
他说:“靠恨意。”
主持人以为他在开玩笑,费了好大力气才约到岑罧时这等人物,她不想放过话题热度,于是又问了一个相当刁钻的问题:“坊间有传闻,岑总六年前有过牢狱之灾,是因初恋女友构陷,我有点好奇,这传闻是真的吗?”这个问题一出,现场氛围瞬间降至冰点!岑罧时依旧风姿绰约的坐在那儿,俊脸上平静的甚至看不出一丝波澜,可眼底却现出一抹冷厉杀意!他慢条斯理的扣上西装扣子,优雅起身,丢下一句喜怒不明的话:“有时候,好奇心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站在大屏幕对面的桑颜,背脊僵硬,脸色也惨白了几分。
六年了!岁月将岑罧时雕刻成了一个完美的上位者,也将他沉淀的更加深沉、内敛。
而六年前他那段锒铛入狱的过去,已经翻篇,如今哪怕谈起,那段狼狈的过去,也只会给这个叱咤风云的商业天才染上更为神秘复杂的面纱,世人向来慕强,而神秘又强大的东西,会令他们心向往之。
至于吃瓜群众,也顶多只会唏嘘一番:当初,岑罧时的初恋,真是有眼无珠!她一定会后悔到撞墙!桑颜嘲弄的笑了下,她的确是后悔了。
这六年来,每日每夜都在后悔。
但如今,她和岑罧时,已经是两个世界。
她刚被帝都卫视开除,台里说,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眼下又不死心的找了一圈工作,无一例外,都被拒了。
那个不该得罪又手眼通天的人,应该就是岑罧时吧……他还在恨她。
不过桑颜不恨他,这是她应得的报应嘛,活该的。
只是,马上小相思就要上一年级了,她连万把块的学费都凑不出……月底还要交房租……一想到这些开销,她就焦头烂额。
钱钱钱,去哪里挣钱呢?她从包里掏出闺蜜南初给的那张名片——浮生夜总会,李经理。
幸好,她还有一把好嗓子,能去夜总会兼职唱歌赚外快。
之前不想去,是因为那不值钱的尊严,如今连孩子都养不起了,什么桑家大小姐,什么卫视主持人,那些密密麻麻的尊严,一无是处。
……晚八点,浮生夜总会。
888豪华大包间内。
“今儿那个不要命的主持人在问什么鬼东西,提谁不好!提他那个触霉头的初恋!老江,这得弄她!”“已经联系人开除她了,今天是罧时的生日,待会儿他来了,你别提这些不开心的。”
“谁敢提?我是没那胆子!那个桑……呸!晦气的!简直是他雷区!”说话的两人,正是SY集团的陆总和江总,陆之律和江屿川,也是岑罧时关系最好的同门兄弟。
没一会儿,岑罧时到了,身后跟着两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
陆之律勾住岑罧时的肩膀,“今天生日,笑一笑嘛!这包间,我和老江亲手为你准备的!惊不惊喜!”男人扫了一眼满屋的气球,彩带,眉眼冷峻,朝沙发上坐下,长腿一叠:“普通生日而已,没什么好过的。”
“你看你,年纪轻轻,这没兴趣,那没兴趣的……今晚我就给你点个大美妞儿,让你放松放松!”江屿川调侃道:“你以为岑总跟你似的‘性’趣满满?罧时,我今晚倒是真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话音未落,888包间的门,响了。
“你好,我是江先生点的歌手,现在可以进来吗?”江屿川笑道:“说曹操曹操到,惊喜这就到了。
进来吧!”“咔哒”一声,门打开了。
桑颜抱着小提琴进来。
包间里,光线昏暗。
可她一抬头,便与角落里那双深眸,隔空对上!四目撞上的瞬间,桑颜浑身血液逆流,仿佛结冰!她的双脚好像被钉在原地,往前走不了,往后退不了!只能尴尬的木讷的,对上那双布满寒霜的凌厉黑眸。
不止是桑颜愣住,就连包间里的陆之律也愣了半天。
等他回过神,嗤笑了一声:“哟,这不是西洲桑家的大小姐桑颜吗!不在卫视台里做主持人,怎么跑来这种烟花柳巷之地唱歌了?”角落里,岑罧时矜贵无双的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陆之律羞辱她,仿佛隔岸观火的陌生人。
他俊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看她的目光,也像是从不认识。
形同陌路……不过如此。
六年了,岑罧时,好久不见。
没想到,久别重逢,是在这种地方。
他是尊贵的客人,而她,是来卖艺的。
桑颜手指掐进了掌心里,掌心的痛意令她清醒了几分。
她无谓的笑笑:“陆总是来花钱的,而我,是来挣钱的。
当然,如果客人不想看见我,我马上就走。
对不起,扫你们兴致了。”
她背脊绷的很紧,却低了头,鞠了九十度躬。
她不想惹麻烦。
更不想,再招惹岑罧时。
就在桑颜抱着小提琴,转身准备离开之时……昏暗角落里,那个一言不发的男人,终于开了金口:“站住。”

小说《罧时桑颜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