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笙穆昭

现代言情《徐云笙穆昭》,是作者“徐云笙”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徐云笙鲁直,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洛书犹豫道:“可是我看小姐气色已经好些了,七夕宴还有六天,说不定您身子就养好了呢?再说,您若不去岂不是便宜了隔壁院子的人?奴婢听说这次宴席,威远侯也会参加。”再次听到威远侯这三个字,徐云笙心中并无半点波澜,如今的她只想离这个人越远越好:“无需多说,去给父亲回话吧。”洛书不敢再劝,只得退下。文摇则留...

徐云笙穆昭 精彩章节试读

好在,如今一切都还不晚,她还没有和他相遇,她可以永远不和他相遇。
回忆至此,徐云笙有些冷,她拉起被子裹在身上。
房间很小,内室里细碎的动静,惊起了门外的人。
...《徐云笙穆昭》免费试读好在,如今一切都还不晚,她还没有和他相遇,她可以永远不和他相遇。
回忆至此,徐云笙有些冷,她拉起被子裹在身上。
房间很小,内室里细碎的动静,惊起了门外的人。
文摇和洛书打了帘子进来:“小姐醒啦,可好些了?”徐云笙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少女,这是两个爱笑又体贴的姑娘,文摇守礼,洛书机敏,虽然在徐府的日子清苦,但三人相伴了十年倒是十分熟悉彼此。
想到她们之后的下场,徐云笙的心,不由的抽痛起来。
“小姐可要吃些东西?奴婢给您留了点粥,一会去咱们院子里的茶房给您热热。”
文摇问道。
徐云笙摇头:“我腹中疼痛,没有胃口。
几日后的七夕宴我不去了,洛书去前院帮我回绝父亲,就说我浑酸软无力,实在不能赴宴。”
洛书犹豫道:“可是我看小姐气色已经好些了,七夕宴还有六天,说不定您身子就养好了呢?再说,您若不去岂不是便宜了隔壁院子的人?奴婢听说这次宴席,威远侯也会参加。”
再次听到威远侯这三个字,徐云笙心中并无半点波澜,如今的她只想离这个人越远越好:“无需多说,去给父亲回话吧。”
洛书不敢再劝,只得退下。
文摇则留在房内,服侍徐云笙吃药,脸上有些委屈:“小姐,蜜饯吃完了……那边……不肯给了。
无妨。”
徐云笙端起药碗,细细的摇晃了一下,嗅着苦苦的气息一饮而尽。
这……应是寻常的解毒药。
前世在侯府那五年里,徐云笙看了不少的书,威远侯府的书库里满是兵书和医书,倒叫她学了不少去。
因为府中无人理会,她便在自己住的院子里辟了一块园子,侍弄花草和药材。
因此寻常的汤药,她一闻便知。
看来,前世自己突然腹泻,是徐柳氏用毒所致,不过是不想让自己去赴宴罢了。
那今生,就先遂了她的愿吧。
两日后,徐云笙已经可以下床了。
她正在书桌前,将自己印象中的大事一一记录下来。
小册子正写了一半,便听到文摇请安的声音。
她刚将小册子收好,父亲徐朝前就兴冲冲地打了帘子进来。
“笙姐儿今天可好些了?”这还是她重生回来后,第一次见到父亲。
看着他红光满面的样子,徐云笙有一瞬恍惚:……她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他了?前世,刚进威远侯府的头两年,徐朝前这个父亲和继母徐柳氏还常常去侯府探望。
跟她诉说家中的难处,让她在侯爷枕边吹吹风,给两个继妹寻个好婆家,将弟弟安排进大周排名第一的德阳书院。
后来,当他们发现她在侯府过得像个下人,而穆昭更是从来没有让她近身过,于是便不再来了。
景元二十二年,她进威远侯府的第四年,夺嫡之战正在紧要关头。
穆昭南征江浙清剿三皇子武天骁叛乱。
而她被林皎月派来的人,以侯爷重伤为由骗出城外差点毁了清白,衣不蔽体的她不敢回侯府,只得连夜逃回徐家求助,却被徐朝前一板一眼的教训:“嫁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侯爷不在,你却不守妇道擅自离府,搞成了这副样子却还要为父相助与你,为父可丢不起这个人!”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父亲。
而如今,如此凉薄的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还露出一副亲切的模样,倒叫她一时恍惚起来。
“笙姐儿可好些了?怎么好似不认识为父?父亲许久未来梧桐院了。”
徐云笙有些淡漠。
“哦……咳咳,看来笙姐儿想为父了。”
徐朝前有些尴尬,但很快又换上一副喜色,“为父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今日,尚书大人推荐了位府医,说是最擅长治疗腹痛之症。”
徐云笙眉头微皱,她记得前世并没有这件事。
前世她虚脱的不行,徐柳氏请了孟春堂的宋大夫为她看诊,一句染了风寒便将她打发了。
药方吃下去六七副都不见好转,徐柳氏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病去如抽丝,这病得静养”就没了下文。
这次,怎么冒出来一位尚书大人推荐的府医?徐朝前见女儿又在发呆,于是亲自上阵指挥道:“文摇呢?快把大小姐的帐子给挂上,尚书大人推荐的王府医一会就到。”
徐云笙按下心头的厌恶:“父亲不必麻烦了,女儿一直吃着孟春堂的方子,如今已经大好,只是略感乏力罢了。
那七夕宴怎么办?”徐朝前问道。
“父亲和夫人带二妹妹前去赴宴便是。
不行!今年是帝后设七夕宴以来,第一次邀请六品以上官员赴宴,岂能儿戏?你是我徐府长女,你若是不去,旁人岂不是说我徐家长幼无序?今日当值时,尚书大人千叮万嘱让我们不可出岔子,知道你病了还特地推荐了这位王府医,你可要好好争气,不要枉费了尚书大人一番心意!宴席那天,大不了你一直坐在席上别动。”
徐云笙:“……”呵,果然。
爹还是那个爹。
不待她说话,徐朝前又补了句:”这位可是尚书府的府医,药到病除!平常人怕是想请都请不到呢。”
徐朝前口中的尚书大人,应是工部尚书鲁直,也是当今皇帝的心腹大臣。
对于这位乐呵呵的老头,徐云笙印象十分深刻。
前世每逢年节,鲁夫人都会派人与威远侯府互送礼品,侯府没有主母,每次都是徐云笙前去拜谢。
虽然见面不多,但徐云笙每次都能从鲁夫人的眼里看到对自己的怜惜。
景元二十三年,当今的皇帝退位尊太上皇之后,鲁尚书就携夫人告老还乡。
临走前,鲁夫人特地来侯府看她,让她好好规劝穆昭,不要为不值得的人伤神。
这样一对和善的夫妻,是前世唯一向她展露过善意的人。

小说《徐云笙穆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