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黑道帝师,开局教朱元璋贪钱徐夫人

《大明黑道帝师,开局教朱元璋贪钱徐夫人》主角嬴政秦风,是小说写手“嬴政”所写。精彩内容:站在嬴政身旁的中车府令赵高微微皱眉,疑惑的看了一眼嬴政,轻声说道:“大王,并无人喧哗。”这不是废话吗?谁敢在这样的大朝会上喧哗?活得不耐烦了?嬴政两条剑眉微微皱起,他知道,赵高绝不会骗他。既然如此的话,那声音从何而来?为何还如此清晰?艾玛,吓我一跳!哪个不要命的在这乱说话?不要连累我好吧?话说今天到...

阅读最新章节

主角叫徐夫人,赵高,扶苏的小说叫做《大明黑道帝师,开局教朱元璋贪钱》,它的作者是秦王绕猪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大明黑道帝师,开局教朱元璋贪钱》免费试读公元前二二七年,咸阳城内。
巍峨的咸阳宫如同巨兽般匍匐在大地之上,身披玄黑色战甲的铁鹰锐士,杀气腾腾,立于道路两旁。
文武百官分两列,缓缓而入。
让人仰望的王座之上,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男人,身穿玄色黑龙袍,头戴十二旒冠冕,王霸之气几乎溢出。
这便是大秦始皇帝,千古一帝嬴政!如今,刚刚灭掉赵国、韩国的嬴政,于天下间威望日盛,令人不敢直视。
**!这就是千古一帝,一统六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始皇帝啊!不愧是天选之子啊,看上去都这么霸气!突然,位于王座之上的嬴政耳边清晰的听到有人说话,不禁皱眉,喝道:“是谁在大声喧哗!?”祖龙一怒,流血漂橹。
一时间,文武百官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言语。
站在嬴政身旁的中车府令赵高微微皱眉,疑惑的看了一眼嬴政,轻声说道:“大王,并无人喧哗。”
这不是废话吗?谁敢在这样的大朝会上喧哗?活得不耐烦了?嬴政两条剑眉微微皱起,他知道,赵高绝不会骗他。
既然如此的话,那声音从何而来?为何还如此清晰?艾玛,吓我一跳!哪个不要命的在这乱说话?不要连累我好吧?话说今天到底是什么情况,本来摸鱼摸得好好的,突然被通知来参加早朝。
博士的待遇也太差了,始皇帝大大,麻烦给点肉吧,人都饿瘦了!嬴政再次清晰的听到这奇怪的声音,不由得朝着位于宫殿门口的博士群体看去。
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正在左瞧瞧右看看,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嬴政不禁乐了,看这年轻人白白净净的模样,怎么也不像饿瘦了呀。
不得不说,刚刚他一通马屁给嬴政拍舒服了。
千古一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选之子?始皇帝?就该让其他的儒生听听,这踏马才叫人话!平日里整天之乎者也,把扶苏都给带歪了!子曰子曰,难不成能把六国“曰”没了?秦风也是很无奈,自己穿越就穿越吧,结果穿越到了一个坑蒙拐骗的小儒生身上。
年仅十六岁的他,为了有口饭吃,跟着师兄叔孙通来到了西方虎狼之国的秦国。
然后为了往脸上贴金,自称祖宗是孔子著名的门徒——子路。
这才得以成为博士的一员,虽然排名末尾,学问低,被人瞧不上,但好歹饿不死了。
结果前几天掏鸟窝,想要开荤的秦风一下从树上掉下来,摔个半死。
然后就被2022年的秦风给夺舍了。
“父王,所谓君子不器,希望您能够心怀天下,允文允武,重用儒士,方能定天下啊!”公子扶苏,温润如玉,眼看自己的师傅们站在百官最末尾,不由得声援道。
嬴政顿时大怒,刚要发作,突然耳边又传来声响。
这扶苏怎么一点都不像始皇帝啊?不过也对,大秦一统六国后,需要他这样儒雅的继承人安抚人心。
只不过教始皇帝做事就有点过分了啊,你爹打江山难道是为了自己?往大了说,是为了华夏百姓不再饱受战乱之苦!往小了说,不都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打下点基业?真是一点都不省心!听到这话,嬴政那暴躁的内心得到了一丝的安慰。
寡人,寡人。
嬴政自从成为秦王之后,真就活成了孤家寡人。
自己的心里话不会有人听,群臣不敢亲近,就连自己的亲儿子,也不理解自己。
寡人为的是我大秦万世之基!为的是佑我华夏万世不衰!再说了,君子不器的意思是,真正的强者是不屑于用武器杀死对方的,极致的力量打死对方才是仁慈!嘿嘿!嬴政差点一口没喷出来,脸色憋得通红。
赵高连忙端过一杯茶水,轻抚后背,说道:“大王保重龙体,莫气莫气,公子一时糊涂啊。”
虽然他脸上一阵关心,但心里却乐开了花。
赵高是公子胡亥的师傅,早就看扶苏不顺眼了。
最好嬴政能把他公子之位给废了,这样才好哩!“咳咳咳!”嬴政也借驴下坡,清了清嗓子,咳嗦几声,而后玩味的看着秦风,说道:“那个谁,对,就是你!”随着嬴政指过去,秦风周围的博士顿时十分不讲义气的跟他拉开距离,直接给他空了出来,同时给他了一个爱莫能助的模样。
叔孙通忍不住叹了口气,轻声呢喃道:“好师弟,来年师兄多给你上柱香。”
没办法,众人都知道秦王喜法家,厌恶儒家。
若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胸怀宽广,才不会设博士之位。
刚刚扶苏又为了博士们顶撞了秦王,现在明显是凶多吉少啊!这是要找两个倒霉蛋杀了泄愤的节奏啊!秦风目瞪口呆,人都麻了。
**!**!你们这帮人太狗了啊!说好的生死与共呢?说好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呢?这就卖了我啊!**!我恨你们!嬴政玩味的看着秦风,淡淡道:“你是何人?”秦风紧张道:“下官博士秦风。”
“好,既然是博士,那应当通晓孔子之言,说说,君子不器如何解释?”完蛋完蛋啊!我要是顺着扶苏的话说,那始皇帝不得弄死我啊?可要是乱说的话,那这帮博士不得咬死我啊?秦风想了想,装傻道:“啊,这……臣才疏学浅,一时间忘记了呀,要不您问问我师兄,叔孙通?”叔孙通差点尿出来,一个劲儿的朝着秦风挤眉弄眼。
尼玛!没见过这么坑爹的啊!临死了还拉个垫背的!好师兄!黄泉路上做个伴儿,咱俩不孤单!嬴政心里好久没这么舒畅了,上一次还是自己孩童之时。
他的脸上故作严肃道:“仆射何在?!你招募的博士,竟是才疏学浅之辈?”仆射周青臣连滚带爬的跑出来,告罪道:“微臣有罪,微臣失察,之前秦风自称先辈乃是孔子亲传弟子——子路,微臣才让他进来的,没想到竟是草包一个!”呸!你才是草包!你全家都是草包!

小说《大明黑道帝师,开局教朱元璋贪钱徐夫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