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现代言情《商亦棠盛勉君宋燕岚》,男女主角商亦棠盛勉君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商亦棠”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李燕南一开口就是带着哭音,“商亦棠,你妹妹又犯病了。”商亦棠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下:“之前不是给你转过一万块吗?”李燕南支吾起来,避重就轻的说,“商亦棠,再给妹妹转两万好不好,桃桃每天都在响你。”商亦棠直觉不对,“我这个月已经给你们转过几次了。”李燕南还在哭哭啼啼的,但又不肯说怎么回事,闹了一会就挂掉电...

商亦棠盛勉君宋燕岚

商亦棠盛勉君宋燕岚 免费试读

周沅被她挡了回去,脸上不太好看。
商亦棠扶着盛勉君上车,盛勉君一身酒气,她把车窗打开,让风吹散点味道。
...《商亦棠盛勉君宋燕岚全文》免费试读商亦棠最后还是有点过敏,下巴上起了小疹子,也就正好跟盛勉君请假,除了必要工作不外出。
等到她下巴好了的时候,宋音音刚好要回津南,她没那么多假一直在这边。
商亦棠挺意外,她原本以为盛勉君会跟她一起回去,然而盛勉君却没走。
宋音音显然不太放心单独把商亦棠和盛勉君留在这边,走之前拉着盛勉君说了半天的话,最后还跟商亦棠说:“商亦棠姐,辛苦你在这边了,勉君的脾气你也知道,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他。”
这话说的是表面客气,实际却是在提防商亦棠。
送走宋音音,商亦棠要很盛勉君去见约好的客户。
这次是盛勉君开车,商亦棠在看资料也没说话,车里很安静。
以至于手机铃声的响起就很突兀,商亦棠皱着眉头接听,最近李燕南联系她的次数有些过于频繁。
李燕南一开口就是带着哭音,“商亦棠,你妹妹又犯病了。”
商亦棠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下:“之前不是给你转过一万块吗?”李燕南支吾起来,避重就轻的说,“商亦棠,再给妹妹转两万好不好,桃桃每天都在响你。”
商亦棠直觉不对,“我这个月已经给你们转过几次了。”
李燕南还在哭哭啼啼的,但又不肯说怎么回事,闹了一会就挂掉电话。
商亦棠眉头紧锁着,盛勉君听完她打电话的过程,眼睫微抬:“有事?”商亦棠不愿和别人说太多关于李燕南的事抿着嘴巴不说话。
盛勉君也不勉强他,无所谓的说道:“别影响工作。”
客户行涂,是个很干练的中年女性,据说以前也是津南人,后来在春城创业起家。
涂仙琼脸上挂着镇定的笑容,她和盛勉君打招呼说:“盛勉君,我和你妈妈何穗以前是同学。”
盛勉君颔首,“经常听她提起您。
这是我女儿周沅,你妈妈跟你说过吗?”涂仙琼将站在自己背后的女孩拉了出来。
周沅被拉出来,眼神在盛勉君身上打量一圈,才伸出手:“你好,我是周沅。”
盛勉君面色不改,礼貌又疏离的和她握了下手。
商亦棠跟在盛勉君身后,一直被忽视,直到盛勉君和涂仙琼开始聊正事,她才将手里的资料递过去。
涂仙琼的目光落在商亦棠身上,有意无意的问盛勉君:“这是你的秘书?”盛勉君说,“她之后会在这边负责春城分公司的部分事宜。”
事情说完,涂仙琼很大方,想尽地主之谊,邀请盛勉君吃饭。
盛勉君没拒绝,但涂仙琼却说:“我和你妈妈是朋友,这顿饭就算私人饭局。”
她看向商亦棠,“秘书小姐,可以先回酒店休息。”
这是在下逐客令,商亦棠看向盛勉君,盛勉君点头,“你回去。”
春城分公司合作的大客户就是涂仙琼,只要涂仙琼这边不出问题,分公司就还能再稳一下。
商亦棠回到酒店,又想起李燕南打过来的电话,总觉得不是好事。
她给外公打了电话过去,本来是想提醒外公,如果李燕南打电话过来,一定要告诉她。
结果她刚说完,外公就沉默下来,叹了口气说:“她中午给我打电话,哭着说桃桃病情严重,让我给她转钱。”
商亦棠心往下沉,“您给了?给了两万。”
挂了电话,商亦棠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她总觉得李燕南的事情没这么简单。
但她现在在春城,根本走不开。
晚上的时候,商亦棠刚吃完晚饭,就接到盛勉君的电话,他让她过去接他。
到地方的时候,商亦棠推开包厢门,发现里面只有盛勉君和周沅在。
周沅坐在盛勉君对面,看见商亦棠来了,起身就要去扶盛勉君。
盛勉君捏了捏额角,对着商亦棠伸手:“过来。”
周沅看着商亦棠扶起盛勉君,还想过去帮忙,然而商亦棠看见盛勉君的意思,她淡然出声:“周小姐,很晚了,您先回去比较好,盛勉君这边我会负责。”
周沅被她挡了回去,脸上不太好看。
商亦棠扶着盛勉君上车,盛勉君一身酒气,她把车窗打开,让风吹散点味道。
“自己不拒绝周小姐,让我当恶人。”
商亦棠一边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他,一边说道。
这是她和盛勉君多年间磨合出来的习惯,盛勉君应酬喝多需要她去接的时候,她都会随身带瓶水。
而他那些想要拒绝人的暗示,她也看的明白。
盛勉君接过水,另只手将自己领口的扣子扯开,他喝了酒,眸子的颜色显得很深。
夜风将他的发丝吹乱了点,整个人看上去多了几分懒倦,但也掩不住眼角眉梢的疲惫。
他说:“回酒店。”
商亦棠开车回去,只能扶着盛勉君上楼,将他送到房间后,商亦棠原本想替他将身上的衣服换下来,顿了下又收回去。
然而手腕却被人捉住,盛勉君掀起眼皮看着她,“怎么不脱?”商亦棠抽了下手,没抽出来,她说:“不合适。”
盛勉君冷哼了声,“我身上你哪里没摸过,现在装什么纯?”商亦棠不知道这话怎么接,她沉默的看着盛勉君。
盛勉君脸上的表情逐渐不耐起来,片刻后,他甩开商亦棠的手,“出去。”
商亦棠在原地站了会,扭头出去。
涂仙琼似乎对盛勉君有别的想法,好几次在正事结束后,支开商亦棠,把盛勉君单独留下。
盛勉君也不好拒绝,只能在醉酒后再叫商亦棠去接。
商亦棠这次过去的有点早,涂仙琼还没离开。
她看了眼商亦棠,漫不经心的和盛勉君说:“你的秘书很关心你。”
盛勉君说,“是她的工作。
有些秘书的工作,挺多样化。”
涂仙琼的目光扫视着商亦棠,说出来的话意味深长。
商亦棠听出她语气里的不屑和嘲讽,垂着眼站到一旁。
盛勉君端的却是一副仪表堂堂,他说:“秘书的私人生活,不归我管。”
涂仙琼这才把目光从商亦棠身上移开,她看向自己的女儿周沅,意有所指的跟盛勉君说道:“昨晚何穗和我打电话说,希望你回津南的时候,可以带上沅沅一起去。”
周沅嘴里虽然娇嗔的喊了声妈,但目光却也含羞带怯的放在盛勉君身上。
说实话,盛勉君的条件实在好,如果他愿意带她回津南的话。
周沅看着盛勉君的眼光,忍不住雀跃起来。

小说《商亦棠盛勉君宋燕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