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王痣

很多网友对小说《李达王痣》非常感兴趣,作者“王叔”侧重讲述了主人公王叔李达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这东西技术含量低、保存成本低。最重要的是这东西以寸计费,价值千金。自从王叔尝到了卖人胶的甜头之后,就带着村里所有人一起做这一行。有的负责拐卖,有的负责剥皮,有的负责卖货...

李达王痣 免费试读

半晌,黑屋里此起彼伏的哀号和惨叫声停了,我端着空空如也的盆走了出来。
王叔手上拿着一把带着碎肉的弯刀,神情有些疲惫,应该是刚刚剥完上一批。
他随手把弯刀丢进了我的盆里,啐了口浓痰:...《人胶村落知乎小说》免费试读半晌,黑屋里此起彼伏的哀号和惨叫声停了,我端着空空如也的盆走了出来。
王叔手上拿着一把带着碎肉的弯刀,神情有些疲惫,应该是刚刚剥完上一批。
他随手把弯刀丢进了我的盆里,啐了口浓痰:「呸,那些个催债鬼,说好的新货要一个月,现在半个月不到又来催,老子上哪抓那么多皮猪来?」
皮猪,是村子里的一种黑话,用来代指那些被拐卖过来的人。
我们的村子靠着在黑市卖人胶赚钱。
就是寻找合适的供给体给买家提供人胶。
这东西技术含量低、保存成本低。
最重要的是这东西以寸计费,价值千金。
自从王叔尝到了卖人胶的甜头之后,就带着村里所有人一起做这一行。
有的负责拐卖,有的负责剥皮,有的负责卖货。
而我作为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女性,经常被他们抓来给这些新货上药。
她们见我是女性,不会有太大的反抗,能最大程度保证皮的完整度。
王叔转头看了看我身后的黑屋,漫不经心问了一句:「这回几个?」
「四个。」
「四个?那也不够啊,客户那边还缺着呢。」
王叔的面庞消瘦,眼眶深陷,他转了转眼珠子,最后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
他突然之间拉过我的手腕,将缠绕在上面的绷带粗暴撕开。
绷带底下是崎岖可怖的仿佛被灼烧过的皮肤。
王叔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我习以为常,默默把绷带缠绕了回去。
「王叔,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他摆了摆手,在我没走多远的时候又叫住了我:「诶,对了,今天晚上得剥财猪,你是她女儿,你最能压住她,记得早点过来。」
我浑身一震,却不敢表露任何的反抗。
我死咬着牙,背对王叔点了点头。

小说《李达王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