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亦棠盛勉君是现代言情《第八年离别商亦棠盛勉君》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商亦棠”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外公拧着眉心也看向她,“商亦棠?”商亦棠右手指甲缓缓陷入掌心,她看了盛勉君一眼然后垂下眼睫,轻声同外公解释:“很久之前的事了。”话说完,商亦棠手上力道慢慢松开,她伸手拉上行李箱,“先送您回去吧。”只是她手还没碰到拉杆,行李箱就被盛勉君提走。他提了下箱子,看向商亦棠外公:“我帮你们拿下去...

第八年离别商亦棠盛勉君

免费试读

商亦棠眉心一跳,她下意识看向盛勉君,后者想了下没回答,而是看向商亦棠,脸上没多余表情。
...《第八年离别:商亦棠盛勉君》免费试读商亦棠眉心一跳,她下意识看向盛勉君,后者想了下没回答,而是看向商亦棠,脸上没多余表情。
商亦棠到底跟了他那么长时间,在接触到盛勉君目光的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这是在等着她自己主动开口解释。
外公拧着眉心也看向她,“商亦棠?”商亦棠右手指甲缓缓陷入掌心,她看了盛勉君一眼然后垂下眼睫,轻声同外公解释:“很久之前的事了。”
话说完,商亦棠手上力道慢慢松开,她伸手拉上行李箱,“先送您回去吧。”
只是她手还没碰到拉杆,行李箱就被盛勉君提走。
他提了下箱子,看向商亦棠外公:“我帮你们拿下去。
勉君,那我们先回病房等你。”
宋音音软甜乖巧的嗓音在后面响起,她很有礼貌的又和商亦棠的外公道别:“爷爷谢谢你,祝您早日康复。”
电梯到了大厅,商亦棠停住脚步:“到这里就行了。”
她说完伸手接过行李箱准备离开。
盛勉君还没说话,就听见商亦棠外公开口:“勉君,我想和你谈谈。”
商亦棠微不可察的紧了眉心,正想找个借口推脱掉,盛勉君的电话响了起来。
商亦棠距离他近,看见来电人是宋音音。
她撇开视线看向一边,盛勉君没避开他们直接接了电话,商亦棠不知道宋音音在那头说了什么,只听到盛勉君嗯了声就挂断电话。
他神色不动,和商亦棠外公颔首道:“抱歉,我现在有点事。”
嘴里说的是抱歉,但态度却很明显。
商亦棠垂目接过行李箱,从楼上下来,电梯走走停停也不过两分钟,宋音音就有事找他了。
她一边拖着行李箱,一边扶着外公慢慢往停车场走去。
老人家一路上都锁着眉头,神情沉重的模样。
直到商亦棠把他送回疗养院,他才开口道:“商亦棠,你和勉君到底怎么回事?没怎么。”
商亦棠还在替他整理每天要吃的药,手上停了下又若无其事的说:“可能是不合适了吧,之前没告诉您是不想您担心。”
这说辞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商亦棠睫毛微颤,想了下觉得还挺有道理。
她和盛勉君可能就是不合适了。
盛勉君在市一院帮宋音音爸爸推轮椅的照片在凌华内部传开,是因为一个员工身体不舒服去检查,恰巧碰到了他们。
公司内部的人什么时候见过盛勉君这么平易近人的一面,不由得纷纷感慨。
商亦棠也看到了照片,倒是没什么反应,盛勉君想对谁好的时候,谁都拦不住。
只是她不关心这些,却仍旧有不少人明里暗里过来看热闹。
商亦棠和盛勉君的关系在凌华里不算秘密,那些本来就看不上商亦棠的人,更是趁机看笑话。
开会的时候也撞见过宋音音几次,商亦棠没搭理,自己做自己的事。
有一次宋音音主动和她打招呼,也被她用工作为借口推脱。
那之后宋音音也当没看见她。
周五的清晨,凌华例会,刚散会宋音音就拿着份文件进来,她为难的看向商亦棠:“商亦棠姐,这份文件是你提交上来的对吗?”商亦棠扫了一眼,是那份她修改过的文件。
“有个数据错了,而且提交的时间晚了半天,客户那边拒绝再合作。”
宋音音语气惋惜:“商亦棠姐,这个项目搞砸了。”
才散会的人都还没离开,听到宋音音的话,不由得都好奇的看向商亦棠。
商亦棠在凌华这么多年,讨厌她的人再多,也没谁敢说她的工作能力有问题。
她看向宋音音,对方眼里的可惜摆的明明白白。
盛勉君下午要见客户,商亦棠中午去找他,他正在看合同,瞧见商亦棠进来,眉心微蹙:“怎么不敲门?有事找你。”
商亦棠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他桌上,“这不是我提交的文件,有人修改了我提交的原件。”
盛勉君一顿,他抬头:“证据呢?原件在我文件里有备份。”
这还是盛勉君以前教她的,职场手段多,他让她多长个心眼。
“嗯,我相信你。”
盛勉君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商亦棠心里一动,正想说话,却又听他话音一转道:“可是有什么用,客户已经拒绝合作。”
他抬起睫毛看着她,没什么语气的开口,“晚了半天提交文件,这就是你的错。”
商亦棠解释说:“那天有急事。
你的急事,公司不会替你负责。
那宋音音呢?”商亦棠看着他,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公司可以替她兜底??”盛勉君修长的手指一顿,随后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的一个不倒翁摆饰,轻轻一推。
他看着商亦棠漫不经意的说道,“公司不会替她兜底,但是我会。”
商亦棠愣了下,然后慢慢明白过来。
宋音音背后的可是盛勉君呀。
他愿意护着她,给她撑腰,让她有恃无恐。
她闭眼苦笑了下,才抬眼问盛勉君,“这笔单子值五百万?”盛勉君没什么表情:“公司的规定你知道,扣三个月工资。”
商亦棠的工资很高,但她几乎没什么存款,因为她外公住的疗养院费用不低。
商亦棠每个月的钱有大半都在那里。
她站定原地沉默了片刻,才说:“如果我能补救呢?”盛勉君说,“那照样有提成。”
商亦棠下班前找人要了合作方的电话,放低态度邀请对方出来吃晚饭,对方推辞好几次才答应。
约好的地点在市中心一家星级酒店,商亦棠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到了。
合作方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见商亦棠后,脸上闪过一抹惊艳,原本的不耐烦也成了笑意盎然。
与此同时,隔壁包厢,齐颂指着面前的酒瓶和盛勉君炫耀道,“勉君,这可是我家老爷子珍藏的酒,绝对过瘾,今天难得纯兄弟局,可得喝过痛快。”
盛勉君挡了下酒杯,淡声道:“不喝,一会有事。
你还能有什么事,又去给你那小女朋友送温暖?”齐颂啧了声,“你说你对其他女人也没这么用心,怎么就栽在她身上了?”盛勉君一顿,还没说完,旁边就有人打趣说:“你懂什么,勉君就是喜欢这一口,当年跟商亦棠好的时候,她不也纯的跟什么似的?”

小说《第八年离别商亦棠盛勉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