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江子昂许芊棠》,这是“江子昂”写的,人物江子昂春燕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江子昂看到不远的桌上已经摆满馍馍,想必在自己昏迷这段时间,两个妮子已经将馍馍全拿去蒸了。许芊欢像是吃零食一般,拿起一个茶叶馍馍掰成小团,往嘴里抛去,嘟囔道:“呆子,这些馍馍按你说的那样放上一段时间,真的变软乎了,算你有点本事!”“没,我没本事!”江子昂嘴角挂着浅笑,“比如......我就不会洗衣服...

江子昂许芊棠

免费试读

被劫上梁山,我征服了绝色女寨主讲述了江子昂许芊棠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被劫上梁山,我征服了绝色女寨主》免费试读霎时。
三张好看的脸蛋聚了过来,关心地注视而来。
江子昂尴尬地起身,“发生什么事了?”小丫鬟春燕像倒豆子般将刚才的事情道出。
听到自己差点摔进炉灶,江子昂吓得冷汗直出。
许芊棠见状,皱眉摇头,“你这身子......真是太虚了啊。”
江子昂擦了擦额头的汗,无力反驳,毕竟现在这具身体的确过于羸弱。
他心中暗下决定:练武!必须练武!不蒸馒头争口气,一个男人总被媳妇说自己虚算咋回事?眼看着许芊棠还想过来搀扶,江子昂摆手道:“没事,我就是疲劳过度再加上饮食不规律,导致肠胃的负担加重,大脑缺氧才晕倒的,问题不大!”许芊棠惊讶道:“相公不愧是读书人,说的话我都听不太懂呢。”
江子昂看到不远的桌上已经摆满馍馍,想必在自己昏迷这段时间,两个妮子已经将馍馍全拿去蒸了。
许芊欢像是吃零食一般,拿起一个茶叶馍馍掰成小团,往嘴里抛去,嘟囔道:“呆子,这些馍馍按你说的那样放上一段时间,真的变软乎了,算你有点本事!”“没,我没本事!”江子昂嘴角挂着浅笑,“比如......我就不会洗衣服。”
许芊欢反应过来,脸色顿时垮下,自己输了赌约,要洗一个月的衣服啊!最感到震撼的莫过于许芊棠,原本她还为粮食的事发愁,没想到这个便宜相公带着妹妹和丫鬟真折腾出了新奇的食物。
而且......味道还不错!岂止是自己,就连整个青竹寨也欠了他一个大人情!许芊棠想起了什么,拿出宣纸摊在梳妆台上,研墨的同时温婉出声:“相公,听闻你在县学学习过一段时间,劳烦你过来,随便写几个字,让妾身见识一下?”说完,她还带有期待地眨巴眼睛,表现得格外温雅淑贤。
看着这张明媚的绝美脸蛋,江子昂自信心膨胀了起来,终于有机会表现表现了!毕竟这个世界可没有唐诗宋词,更没有李白杜甫之流,那还不是任由自己借鉴嘛!读书人的事,可不叫抄。
想罢,江子昂挺直脊背走上前去,大刀阔斧坐下,提笔蘸墨,动作一顿。
许芊欢心里满是不服,嗤笑道:“装模作样!”在旁人看来,江子昂像是在眺望窗外风景寻找灵感,绿水、碧空、野鸭、蜿蜒山脉.......实际上,他是在努力思索着这个世界类似于小篆般的文字构成,缓缓落笔题名。
“咏鹅。”
刚一落笔,他就留意到身后传来倒吸冷气的声音,更加自信地挥毫泼墨。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江子昂搁笔,回头才发现三人脸色怪异。
这.....好像并不是被诗才震惊到的样子。
许芊欢面露不满,唾弃道:“真是浪费宣纸!”春燕也噗呲一下笑出声来,吟诵出声:“鹅鹅鹅?这种也算是诗吗?”唯有许芊棠面色冷静,带着鼓励拍了拍江子昂的手背,收起其他宣纸。
“没事,相公,您已经做得很棒了,妾身暂时有事,先出去一趟。”
她的语调轻柔如水,只是匆促步伐透露出不平静的情绪。
江子昂不解地看向许芊欢,后者带着不悦,丢下一句话,扭头就走。
“还以为你能帮忙写几封信,在购买物资的时候让叔伯他们带出去,让寨里多一个卖木头与竹子的门路,而且听说抄一本书能挣十文钱呢,没想到你的字丑得......没眼看!”最后,屋内只剩春燕与江子昂大眼瞪小眼。
春燕无奈地扼腕叹息:“唉,看来姑爷书读得不怎么样啊......”江子昂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自己闹了个大乌龙,这首《咏鹅》虽然是后世的课本范文。
但那他丫是小学的!而且是原作者骆宾王七岁所在,在童年能写出来自然惊骇家长,而自己写出这童诗未免有些不伦不类。
他面带苦涩,深深地叹出一口气,“真是装那啥不成反打脸了啊!”“没事,姑爷你虽然......,但的确已经很棒了!”“春燕,跟你说个事。”
“什么?”“你很会安慰人,以后别安慰了。”
江子昂心中微动,问道:“不对啊,既然我已经证明了山里的蒟蒻这些能吃,为什么还急着卖竹?”“青竹寨入不敷出,这两个月内大伙都填不饱肚子。”
春燕叹息一声:“姑爷给出的方法虽然很好,但寨里的孩童怕是受不住,因为好久没吃肉,他们基本都不长过个了。”
“原来如此......不对,离寨几里就有条河,为什么不去捕鱼?那可都是鲜美的优质鱼肉啊!”“姑爷你说的是潞河吧,水流湍急,只有厉害的捕鱼人才能抓得到,好的时候一天能捕个几条,但运气差时一天都没有收获。”
“捕鱼应该没有这么难才对啊......”江子昂心中奇怪,看向春燕,“麻烦你带我到潞河看看吧。”
春燕闹了个红脸,“不麻烦不麻烦,奴家这就领姑爷去!”“稍等,备多点馍馍,待会应该能用上!”穿过密集树丛,江子昂跟着她走到潞河边。
果真是水流汹涌,岸边还有不**人漂洗衣裳。
江子昂看得咋舌,“这么好的河口环境,一天捕鱼几十条不是轻轻松松吗?”妇人们哄笑一堂:“真没见识!捕鱼可没你想得这么简单!”江子昂大大咧咧地坐在青石上与妇人们聊上了,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没一会就明白这边的捕鱼方式落后且简陋。
只见沿岸边的多位壮汉提着网兜来回奔走,他们的手里还持有一根粗造劣质的竹枪。
哗啦!水声四溅!鱼群受惊,四散而逃,那些捕鱼人看准时机投出竹枪,亦或者纵身一跃跳进河里。
但那些竹枪基本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最终收获寥寥。
一众捕鱼人满怀怨气,偏偏江子昂还在不远处侃侃而谈,说什么捕鱼很轻松的话。
有些年轻人气急败坏地骂道:“混账东西,你懂个屁的捕鱼!”“吃白食的家伙,扯什么犊子!”江子昂却不以为然,只笑道:“我可没说错,捕鱼确实挺简单的,只是你们掌握不到个中技巧罢了。”
其余捕鱼人怒了,喷出更加难听的话来:“滚吧!”“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嘭!江子昂伸脚一绊,这让骂得最凶的渔夫失足摔进了河里。
他轻飘飘地说道:“说话前,擦干净你的嘴!”“你这**,还敢动手!”周围的人凶神恶煞地围了过来,怒瞪着江子昂。
“怎么着?”江子昂毫不畏惧地反瞪回去,冷声道:“你们还想打我不成?”“我可是寨主夫君,你们出言辱我,就等于侮辱寨主!”“敢动我?还想不想在这个青竹寨混了!”最后一句话拔高了几度,吓得众人浑身一震,竟无言以对。
见他们沉默不语,江子昂才满意地坐了下来,淡定从容地指挥起来:“好了,是寨主特地请我到这来的,你们待会听我安排......”大多数人不服气,揣着一肚子怒意转身离开。
但还有七八位老实人留了下来。
江子昂便带着他们收割附近的竹子和藤蔓,开始编织起别致且怪异的竹渔网。
而且江子昂还用馍馍作为酬劳,招呼着闲暇的妇人们帮忙编织。
春燕看着篮子里的馍馍逐渐见底,都快急哭了,但又不好忤逆姑爷的意思,沮丧地垂头自语:“原来姑爷还是个败家子把余粮分了大半,这下小姐回来可怎么办啊!”忽然,前面一片黑影笼罩,春燕抬头便看到江子昂露出明朗笑容:“发什么呆呢,走!我带你用竹渔网捕鱼去!”“捕鱼?用这个奇怪的东西?”春燕觉得姑爷怕不是得了痴症,又开始犯糊涂了。
围观的人看到他又大放言辞,更是忍不住冷嘲热讽:“这丑玩意能捕到鱼?”“某些人怕不是读书读傻了吧,哈哈哈!”江子昂在岸边放下竹渔网,默默地记住了这些嘲讽者的嘴脸,淡然出声:“待会,你们别求我就行。”
小说《被劫上梁山,我征服了绝色女寨主》试读结束。

小说《江子昂许芊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