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告人谋杀》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裴宸阅”的创作能力,可以将万为冬单炯衡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他要告人谋杀》内容介绍:眼镜看县令,换作是你当这个县令,你自己会怎么处理武松的这个事情
如果一个你不认识的人来到你面前,带着两个证人跟你说他要告人谋杀,你是不是也要判断一下,看看证据,

他要告人谋杀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眼镜看县令,换作是你当这个县令,你自己会怎么处理武松的这个事情。
如果一个你不认识的人来到你面前,带着两个证人跟你说他要告人谋杀,你是不是也要判断一下,看看证据,调查调查才做决定。
所以到这里县令处理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与武松一起听听县令大人是怎么说的。
“原来县吏都是与西门庆有首尾的,官人自不必得说。
因此,官吏通同计较道:“这件事难以理问。”
知县道:“武松,你也是个本县都头,不省得法度?
自古道:捉奸见双,捉贼见赃,杀人见伤。
你那哥哥的尸首又没了,你又不曾捉得他奸,如今只凭这两个言语,便问他杀人公事,莫非忒偏向么?
你不可造次,须要自己寻思,当行即行。”
武松怀里去取出两块酥黑骨头,一张纸,告道:“复告相公,这个须不是小人捏合出来的。”
知县看了道:“你且起来,待我从长商议。
可行时便与你拿问。”
何九叔、郓哥都被武松留在房里。
当日西门庆得知,却使心腹人来县里许官吏银两。”
对于这段话我有个小小的意见,作者写得的确很细,他详细交代了西门庆与官府的关系,但我认为如果这里不交代或交代模糊些效果更好,人们可以从事情最后的结果反推出西门庆与官府的关系,心领神会,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且可以避免先入为主的印象,更容易看清楚事情都本来面目。
作者写了官吏与西门庆关系,这里很自然联想到官吏与西门庆是一丘之貉,所以他们才说难以拿问,他们自己有利益在里面。
其实这里就错了,官吏们此时确实在就事论事,武松一面之词是无法立案的,达不到条件,所以官吏们才说难以拿问。
其实是说这事不符合要求,没办法去办?
县令当然也是知道这个规矩的,所以他才质问武松,你告哥哥被人下毒,你没有哥哥被下毒的证据,你说潘金莲与西门庆通奸,你也没有通奸的证据,无凭无据你让官府怎么办?
不管规矩胡乱拿人吗?
而且你说步兵都头,经过几个月学习,这些基本要求你该懂得,为什么你一上来就办这么糊涂的事呢?
有了前面西门庆与官府的关系说明,这里大家是不是觉得县令处理得有问...

小说《他要告人谋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