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潜力佳作《大武监国公》,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李显卫宓,也是实力作者“李显”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你倒是挺会现学现卖,快展示你想的诗词吧。”李显抖了抖手上的镣铐,说道:“这样怎么写字?”武烈没有办法,朝武灵点头指示。大内总管徐福还在门口等着呢,也不肯进来避风雪。这意思还不明白吗?再交不出作业,他可就要回宫复命了...

大武监国公

大武监国公 精彩章节试读

大武监国公(主角李显卫宓):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
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大武监国公全文。
...《大武监国公》免费试读书房门口,冬儿站在寒风中手脚冰冷,瑟瑟发抖,不知是福还是祸。
若李显的诗词不能得到太子认同,那她就会受到牵连。
武灵押着李显过来,冷冷说道:“你就祈祷这小子有点用吧。”
李显则笑道:“冬儿姐姐,放心,太子会重赏你的。”
武灵嫌弃地推了他一把,说道:“你一个小太监,天天跟姑娘眉来眼去的,白费功夫!”这个死女人,天天嘲笑他是小太监。
李显在心里暗暗发誓,迟早有天把你这大武郡主,捶得服服帖帖。
武烈坐在书桌前,冷冷看着李显。
而大武王朝第一美人卫宓,则穿着一袭白色的雪狐裘袄,站在太子边上,对李显也是满脸怀疑。
太监在任何朝代,都是没有地位,让人看不起的。
李显不慌不忙地抱拳说道:“拜见殿下,太子妃!”“为何不跪?”“按照皇上新颁布的大武律法,师者,可不行跪拜礼。”
“你倒是挺会现学现卖,快展示你想的诗词吧。”
李显抖了抖手上的镣铐,说道:“这样怎么写字?”武烈没有办法,朝武灵点头指示。
大内总管徐福还在门口等着呢,也不肯进来避风雪。
这意思还不明白吗?再交不出作业,他可就要回宫复命了。
徐福跟随武帝三十年,是绝对的心腹,比亲儿子还亲,他的意思,肯定就是父皇的意思。
武灵手起刀落,哐哐四刀,便将李显手脚的镣铐全部取下。
“郡主好刀法啊!”“少废话,赶紧的!”武灵没好气地说。
这小子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李显卷起衣袖,走到书桌前,拿起毛笔,蘸上墨,刮了刮。
架势十足,看得大文盲武灵郡主直皱眉。
武烈和太子妃也忍不住凑过来,想看看这小子能写出个什么花样来。
李显一边写,一边声情并茂地吟诵道:“治国宜将治圃看,垦除容易整齐难。
沼泉莫放源头浊,种竹先教地步宽。”
武灵看着上面漂亮的28个篆体小字,叹道:“好顺口啊。”
这是她唯一能给出的评价,至于这首诗到底在讲什么,完全看不懂。
太子武烈更是一脸懵逼,看着太子妃问:“宓妃,你觉得如何?”卫宓明亮的眸子,时而盯着竹简,时而看着李显,还在感叹这字真漂亮呢。
她默默读了十几遍,越读越觉得好,兴奋地说:“殿下,我觉得比以前所有的作业都要好,估计比所有皇子的也好,这可是四句全诗啊,读起来太舒服了,只是诗句的意义,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
太子的智商,更不提了。
“李显,你快给我们解释一下,时间不多了。”
李显大概解释了一遍,武烈和太子妃连忙点头。
“没想到如此朴实的诗句,竟然蕴含着强大的治国思想啊,垦除容易整齐难,这句刚好击中了父皇的心思。”
卫宓夸赞道。
现在大武朝面对的问题就是百姓食不果腹,内乱不断。
简单粗暴的镇压铲除,自然简单,但武帝不想成为暴君。
再说到时候百姓都没了,要这天下有何用,谁来种地纳粮呢。
“就这了!”武烈迫不及待拿起毛笔誊抄了一遍。
他的字迹丑陋无比,跟李显的相比,相差十万八千里。
这首诗在唐诗宋词中,自然不算出彩。
但放在大武朝这文化沙漠,则是绝对的天才之作。
关键是通俗易懂,只要识字,就能大概看明白。
“冬儿,进来!”冬儿推门进来,还没问清缘由,便吓得扑通跪在地上,说道:“殿下饶命!”“饶什么命,本太子要赏你,把竹简送去给徐福,速度快点!”冬儿愣了下,抬头看着笑眯眯的李显,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连忙拿起竹简,飞奔出去,门口的马车等候多时,太子府面积大,从书房到府门口,步行至少得一刻钟以上。
武烈终于放松下来,看着李显问:“那天,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们的谈话。”
李显坚决地摇摇头,说道:“我当时在最里面看书入了迷,真的什么都没听到,至今不知何事触怒了殿下,还望明示。”
这种事只要承认,太子就多了个心病,李显可没那么傻。
借种之事若曝光,太子不止是失去皇位这么简单,整个太子府包括卫宓娘家,都得跟着遭殃。
大武王朝的皇位,岂能由外人血脉继承,这相当于谋朝篡位了。
太子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即将到手的皇位被人夺走。
“东宫内务由太子妃管理,你以后向她汇报,想当我的心腹可没那么容易,管好你的嘴。”
太子说完,便离开书房。
“谢殿下不杀之恩。”
李显连忙谢道。
卫宓带着一丝赏识的眼神,对李显说道:“你先回去休息,等明日宫里送来皇上的批阅,我视情况再决定你能否升总管,这样才能服众。”
“是!”“李显,东宫关系到大武江山社稷,任何闪失便会造成数十万计的死亡,好好证明你的能力,辅佐太子登基,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
卫宓严肃地警告道。
“是,太子妃!”等卫宓也离开后,武灵抱着环首刀,靠在门框上,笑道:“你行啊,小太监,居然就这么死里逃生了。”
“郡主,要不要我再给你复习一遍圃字怎么写?”李显这是在嘲笑武灵文盲,气得她咬牙切齿,握着刀柄,凶巴巴地说:“你再提这件事,我就剁了你。”
......太子府直房位于西北角落,宫女太监不当差的时候,就住在这里。
太监总管王喜是这里的管理者,拥有绝对权力。
今儿他跪得太近,差点被太子砍了,吓得够呛。
几名小太监正在悉心伺候着,又是捶背,又是捏腿,又是搓脚。
王喜抿着茶叶,说道:“我咋不知道李显那小子懂诗词歌赋呢?”搓脚的小太监嘿嘿一笑,说道:“那小子肯定是死到临头忽悠人的,有这能耐谁会当太监啊,现在可能已经人头落地了呢。”
“死了好,奴才就是奴才,还想往上爬,可笑可笑!”王喜嘲讽道。
他之所以能当上总管太监这个肥缺,就是因为小时候上过三年私塾,能勉强掌管太子府的账目,当然无法接受底下人比他强。
就在此时,李显推门进来,笑道:“谁说我人头落地了。”
吓得太监们脸色苍白,拔腿就跑,这大半夜的寒风呼啸,必死之人突然冒出来,大家还以为闹鬼了。
“大家不要怕,我还没死呢,你们看我的脖子,是不是完好无损。”
李显伸长脖子,贱兮兮地搓了搓。
“小李子,你居然没死。”
王喜震惊又失落。
“王总管,我舍不得你们啊。”
李显笑道。
王喜很是不爽地问:“这么说来,殿下真的认可了你的才华?”“殿下英明,很喜欢我写的治国小诗!”李显越得意,王喜越不爽,阴阳怪气地试探道:“哟,还治国呢,那不得赏你点什么啊。”
“估计得等到明天了。”
王喜心里妒火中烧,一脚将洗脚盆踢翻,说道:“那今晚厨房的所有卫生,就由你来负责吧,一边干一边慢慢等。”
“王总管,我刚被关了三天三夜,需要休息啊。”
李显提醒道。
“你三天没干活,需要补回来啊,明天早上我可是要检查的。”
王总管的命令,在这就是圣旨。
几名小太监推着李显去了厨房,指着一大堆的活儿,催促道:“赶紧干吧,干不完明儿打死你,其他人跟我回去睡觉。”
十几个人的活儿,交给李显一人,不到天亮是干不完的。
李显压根也没打算做,热了一些食物吃饱喝足,便躺在厨房草堆里呼呼大睡。
小说《大武监国公》试读结束。

小说《大武监国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