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乔箐燕衿》,这是“乔箐”写的,人物乔箐永誉侯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燕衿依旧在书房看奏章,屋内依旧只有一个小全子伺候着。外间内侍通报木掌柜求见的时候,小全子惊讶了一下:“木掌柜这两天跑的还挺勤。”燕衿手中的笔微顿:“他昨日也是这个时候来的?”小全子看了眼屋内的刻漏,点头道:“可不是么,不早不晚,跟掐着时辰过来似的。”燕衿闻言皱了眉,沉默了一会儿,才对通报的内侍道:“...

乔箐燕衿

免费试读

木掌柜看了一眼他的神色,低声解释道:“那位姑娘都说是母亲的遗物了,若是说弄丢了,她问在何处丢的,又是何人丢的,要如何回答?那位姑娘拿了主子给的第二枚玉佩,即便是个愚钝的,也已然知晓帕子在何处丢的了。”
...《乔箐燕衿在线阅读》免费试读送走了乔箐,木掌柜马不停蹄的去了宁王府。
燕衿依旧在书房看奏章,屋内依旧只有一个小全子伺候着。
外间内侍通报木掌柜求见的时候,小全子惊讶了一下:“木掌柜这两天跑的还挺勤。”
燕衿手中的笔微顿:“他昨日也是这个时候来的?”小全子看了眼屋内的刻漏,点头道:“可不是么,不早不晚,跟掐着时辰过来似的。”
燕衿闻言皱了眉,沉默了一会儿,才对通报的内侍道:“传。”
木掌柜进了书房,行了一礼之后,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的来意:“那位姑娘说,之前包着碎玉的丝帕乃是她母亲为数不多的遗物,所以……”在燕衿越来越冷的目光下,他还是艰难的把话说完:“那位姑娘想要将丝帕要回去。”
这话一出,书房内温度骤降。
小全子站在那儿瞪着眼,连大气都不敢出。
丝帕……昨儿个主子让他用丝帕去洗砚台,洗完回来之后他向主子请示过燕衿,这丝帕该如何处置,主子让他看着办。
小全子自认是主子肚子里的半条蛔虫,当即便领悟到了。
这丝帕扔不得,毕竟如果要扔或者毁,主子会直接吩咐,既然没吩咐,那就是要留着的意思。
于是,摆在他面前,就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把帕子洗了,好生收着。
另一条就是原封不动,就这么放在那儿。
小全子想了想,这些日子,他已经被爷嫌弃过好几回,万不能再让自家爷嫌弃了。
秉着多做多错,不做不错的原则,小全子最终决定,就将丝帕这么收起来。
可如今,看着自家爷脸色,小全子隐隐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似乎、好像、应该,又要被自家爷给嫌弃了。
燕衿深深皱了眉,转眸看向了小全子。
小全子当即周身一凛,连忙道:“爷,帕子还在,就是……”燕衿语声清冷:“就是如何?”小全子硬着头皮道:“就是……昨儿个洗完砚台什么样,现在就还是什么样。
而且,那似乎应该也不是什么遗物。”
燕衿闻言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太过复杂凌厉,小全子表示,没看懂。
燕衿收回目光,冷声开口道:“取来!是!”小全子忙不迭的将丝帕取了过来,战战兢兢的放在了书桌上。
经过一晚,丝帕早已经干了,只是那丝帕因为一晚上墨汁的浸染,已经从白色变成了黑色。
光是用看的也知道,这是回天乏术了。
虽然帕子从白色变成了黑色,但帕子一角绣着的婉字,依旧清晰可见。
燕衿看着那个婉字,神色不明。
小全子顿时又悟了。
自家爷,这是又被谢姑娘给架了起来,弄得骑虎难下了啊!为什么要说又呢?毕竟,昨儿个爷在听闻,谢姑娘手中握着凭证之后,冷着脸解下贴身玉佩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这帕子,谢姑娘说是遗物,那即便不是也是了。
自家爷拿帕子泄愤,是有几分幼稚在了,黑漆漆的帕子已经难以复原,若是这般送回去,那岂不是等于在告诉谢姑娘,自家爷都干了些什么幼稚的事儿?爷的一世英名,以及英明神武的形象,就全毁了!那场景,小全子不敢想。
燕衿从帕子上收回目光,看着小全子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蠢物:“你办了一个好差事。”
小全子:……这也能怪他?好吧,怪他!小全子忠心耿耿的道:“爷,要不咱们寻个绣娘,赶紧重新绣一方帕子,这是素帕,一会儿就成了。”
燕衿看他的眼神,顿时更像在看一个傻子了。
木掌柜有些看不下去了,连忙道:“此事恐怕不妥,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让旁人知晓了此事,必然会胡乱猜测,若是以为主子拿了一个女子的帕子,还舍不得归还原物,另寻人做了帕子归还,那可如何是好?!”小全子:……他想了想又道:“那……那干脆直接说,只是一方素帕以为不重要,随手就丢了?”燕衿这回连看都懒的看他了,直接从靠在椅背上闭了眼。
木掌柜看了一眼他的神色,低声解释道:“那位姑娘都说是母亲的遗物了,若是说弄丢了,她问在何处丢的,又是何人丢的,要如何回答?那位姑娘拿了主子给的第二枚玉佩,即便是个愚钝的,也已然知晓帕子在何处丢的了。”
更何况,那位姑娘显然并不愚钝。
非但不愚钝,反而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
小全子:……其实,他觉得挺好的。
自家爷对谢姑娘显然是不一样的,谢姑娘借着明显不是遗物的帕子纠缠,意思也很明显。
倒不如,直接就说弄丢了,这样一来,谢姑娘就有借口来见自家爷了嘛!“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燕衿清冽的声音在书房内响起,小全子朝他看了一眼,没说话。
自家爷这态度,弄得好像他是黄花大闺女似的。
谢姑娘她容易么!当然,这话小全子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他很诚恳的问道:“那依爷看,此事该如何处置?”燕衿从腕间退下玉珠串来,一颗颗的拨弄着。
屋内很是安静,小全子和木掌柜谁都没敢出声,只余玉珠相击的声音在书房内响起。
过了半响,玉珠相击的声音停了下来,燕衿睁开眼看着木掌柜道:“你直接同她说,帕子已经被本王命人毁了,本王府上,从不留无关之人的物件。”
这话一出,小全子和木掌柜的心,瞬间就凉了一些。
燕衿又接着道:“若是她再纠缠,你随意在琳琅坊取一物件,当作是给她的补偿,将她打发了便是。”
听得这话,小全子和木掌柜的心,顿时又凉了一截。
木掌柜看了桌上那黑漆漆的帕子一眼,垂眸躬身:“是。”
木掌柜揣着一颗凉了一半的心走了,小全子看着桌上黑漆漆的丝帕,欲言又止。
燕衿冷声道:“说!”小全子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壮着胆子道:“其实,奴才觉得,谢姑娘挺好的。”

小说《乔箐燕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